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君子玉言/魔幻再现\小 杳

2021-01-13 04:24:0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特朗普被Twitter等社交平台永久封号。\路透社

  刚进新年,一场五十多年罕见寒流席捲而来,北半球多地冻到开裂。人们按寒冷程度给地图重新劃分四类地区:“冻哭”“冻傻”“冻僵”“冻伤”。 欧洲一些国家暴雪成灾。“泼水成冰”这一东北专属酷炫一景,在北京也能操作了。香港属於最轻的“冻哭区”,市区气温低至摄氏七八度,大帽山达摄氏零下一点三度,登高觅雪的港人终於寻到几串冰凌,新奇不已。

  罕见严寒下,并未“冻掉下巴”,但发生在太平洋对岸“上帝的山巅之城”罕见一幕,却让地球人惊掉了下巴。

  一月六日,华盛顿国会山召开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认证总统选举人票。不料,被特朗普煽动的数万名粉丝衝进会场,大肆破坏,议员们戴着防毒面具四处躲藏,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办公室被佔领,示威者站在其座椅上大喊“特朗普赢了”。国会警员开枪阻止,并施放催泪烟,逾千名国民警卫队、FBI人员增援。骚乱持续近四小时。华盛顿市长宣布当晚宵禁。包括一名警员在内的五人死亡、至少六十名警员在衝突中受伤。报章形容,这是继一八一四年英军放火烧毁国会,二百多年来国会山遭受最严重的侵害。消息迅速传遍全世界,候任总统拜登及一众政要、各媒体惊呼“暴乱”“耻辱”,盟友国家亦纷纷谴责。

  故事仍在继续:只剩十天任期的总统特朗普被Twitter等十五家社交平台永久封号,并被民主党参议员提出弹劾;三名内阁成员辞职;拘捕行动在事发两天后迅即展开,至八日,法院已起诉五十余名示威者,指控理由包括非法闯入国会大厦、扰乱治安、袭击官员和枪支犯罪等,部分示威者表示只参与了示威活动,并未衝击国会,仍被僱主解僱。候任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马克.沃纳(Mark Warner)致信脸书、谷歌等社交媒体公司,要求马上保存示威者资料,以便实施拘捕……

  电视机前的人们看到这一幕,甚感眼熟:示威者推倒路障、越过警戒线、攀爬大厦、打碎门窗,把议会搞得一片狼藉……没错,二○一九年香港“黑暴”砸烂立法会的情景变成“荷里活大片”再现。

  然而西方和香港某些人的态度殊为诡异:

  其一、定性差异。对美国会山事件:coup d'etat(政变)、sedition(煽动)、insurrection(叛乱)、riots(暴动)、domestic terrorism(本土恐怖主义)──要多邪乎有多邪乎。对香港“修例风波”:抗议、抗争,用最多的是中性词protest(示威)──要多“轻淡”有多轻淡。可是,二○一九年的香港比起二○二一年的华盛顿,却是要多可怕有多可怕──到处纵火阻路,地铁店舖被砸,警察被咬断手指、被泼硫酸,市民被乱石打死、被泼汽油烧伤……足足持续八个月。

  其二、参与者身份定位差异。称美国会山事件参与者:暴徒、暴乱分子、犯罪嫌疑人。称香港“黑暴”分子:“义士”“勇士”“死士”。哗!那麼把香港这些“士”送给你家好不好?

  其三、方法定性差异。对美国会山事件:骚乱、破坏、掠夺、袭击他人、纵火、尝试製造爆炸──要多吓人有多吓人。对香港“修例风波”:“流水式示威”“象征式抗争”“窗边咆哮集会”“唱圣诗”──要多“诗情画意”有多诗情画意。可是,经历二○一九年的港人都知道,形容美国事件的这些词,不就是那一年的香港吗?那年市民们谁不是在恐惧、愤怒中度过?如此田园牧歌,搬去你家好不好?

  其四、警察评价差异。美国会山事件:警察开枪、施放催泪烟,打死示威者……不够不够不够,“警察太被动”“犹豫不决”。香港“修例风波”:警察从没主动开枪,从没打死人,反而自己被暴徒咬断手指、被割喉、被弓箭刺穿小腿、被泼硫酸需植皮……却被骂“黑警”“警暴”……

  其五、暴徒处理差异。至今,香港“黑暴”过去一年多,立法会及其他被损毁政府物业设施修缮费逾六千多万,没有一个暴徒因衝击立法会而被捕,还有头目躲到美国逍遥。而华盛顿国会山骚乱两天后即拉走近六十人,且仍在拘捕中……

  其六、对fake news态度。美国示威者在网路传播仇恨暴乱信息,呼籲网络公司要规管;香港那些煽暴仇警语言则被称为“言论自由”……

  这场魔幻剧如同一面镜子,照出某些嘴脸,要多醜陋有多醜陋,要多人格分裂有多分裂!

  人们恍然:两年前在香港街头打着星条旗、高举“President Trump, Please Liberate HK”标语的黑衣“义士”们,这个“历史性高光时刻”应该出现在华盛顿呀,可惜他们错过了一次世界级“出彩”机会。不过这次错过也不要紧,谁谁不是擅长“长臂管辖”吗?香港这些心心念念“President Trump”的人,长臂不伸过来管管吗?抓到抓不到,至少也制裁一下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