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君子玉言/美式民主还“美”吗?\小 杳

2021-01-27 04:24:0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史学家霍夫施塔特著作《美国的反智传统》。/资料图片

  一月二十日,拜登宣誓就职美国第四十六任总统。这可能是全世界吃瓜群众最为关注(担心)的一场总统就职典礼,也是戏外戏最多的一场。

  典礼刷新了几个纪录:一是现场观众人数只有三千人。继一九四五年富兰克林.罗斯福就职典礼后,人数第二少。七十六年前因罗斯福身体不佳,加上二战尚未结束,典礼在白宫举行,现场只有一千人;七十六年后,说是因疫情控制人数,其实背后潜藏无法言说的危情:国会山骚乱事件后,依然舆情躁动、民情撕裂。十二名国民警卫队队员因审查未过关,被禁当天执勤就是出於某种忧虑;十四日,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局等部门发表“威胁评估联合报告”,确认本土恐怖主义是典礼的最大威胁。二是特朗普打破了一百五十年来惯例,成为本世纪第一位、美国史上第五位缺席就职典礼的退任总统。吃相特别不美。说好的绅士风度呢?

  最有趣的插播是:退任总统特朗普未出席典礼,亦未依惯例在典礼前迎接新总统夫妇进入白宫再同往会场。抢镜抢到最后一刻。当天早八点,典礼开始(十二点)前几小时,“戏精”夫妇手挽手,最后一次以三军总司令身份检阅军队,最后一次乘坐空军一号──飞往佛州开启退休生活。看着这位“戏精”佯装神气活现的样子在众目睽睽下走过草坪,人们乐出了声。不过他尚未完全走出人们视线:下月他将面对第二次弹劾聆讯这道“坎”。

  拜登上任首日即签署了十七份文件,其中九项直接推翻特朗普政策,包括重返世衞及巴黎气候协定、移民、停止修筑美墨边境围墙等。他也一反特朗普鲜少戴口罩风格,自己全程戴口罩,并呼籲“一百天口罩挑战”,重新请回被特氏赶走的传染病学专家福奇,等等。特氏治下,美国成为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双居全球之首国家,逾二千五百万人感染,四十多万人不治。

  过去,人们认为美式制度是最好的制度,甚至觉得已经达到极致,“美得不能再美了”!按福山(Francis Fukuyama)说法,“自由民主制可能成为人类政府的终极模式”,而“其他社会形式将不能持续”。如今,人们才发现这套制度别说完美了,简直是漏洞百出。这套制度下,后任不理前朝,两党谁上台,谁就撤销对方政策、令多项政策“短命”无法持续,於国於民有好处吗?这套制度下,为什麼会选出特朗普这样的狂人?为什麼无法阻止狂人发神经?美式民主真的“美”吗?抛开其他,只说一事:美国持枪政策。

  半月前芝加哥发生一起枪击案,一位芝大的中国留学生和其他六位平民,无缘无故遭杀人狂枪击,三死四伤。这位年仅三十岁的中国学生是北大本科、剑桥硕士、芝大博士,其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称这位学生很优秀,“一辈子都会记得”。可惜这样一位青年才俊死得无辜,作为家中独子,罪恶的子弹毁了整个家庭。众人唏嘘之余,已对美国枪支政策无力吐槽。

  史学家霍夫施塔特(Richard Hofstadter)所著《美国是一种枪文化》指“个人拥枪自我防护是美国身份认同的中心特征”,源於早前美国开拓史,拥枪以对抗原住民、动物、外敌;也有人认为“持枪可抵制政府滑向集权”。据统计,二○一一年美国有百分之四十七家庭拥枪,美人口只佔全球百分之五,拥枪比例却佔全世界持枪人数的百分之四十二,枪械造成的兇杀率达三点二人/每十万人,仅次於墨西哥,居世界第二。

  枪支政策一直是美国政治中的争议话题。但多少年来,无论哪个党,无论谁上台,谁敢对持枪政策说“NO”?换一角度,美国作为世界TOP1,政府和制度保护国民天经地义,需要民众人手一枪“自我保护”吗?再者,所谓“持枪抵制政府滑向集权”更是滑稽,以威胁生命方式来对抗政府集权,难道不是另一种极权吗?

  同样是这位教授,一九六三年在著作《美国的反智传统》中,指选举运动、宗教影响、商业实用主义等因素造成了美国反智。至今,这些观点依然令人深省,反智主义在美国依然土壤深厚,庞大的反智群体依然存在,支持特朗普的七千四百多万“红脖子”为主的群体就是代表。

  可以想像,四年后即使不是特朗普,也会有特朗普式人物出来,甚至不用等四年,两年后中期选举就可能出现。他们会利用特朗普主义以及差不多一半选民的支持力量,挑起新一轮反智行为。

  有人相信知性主义可带来反省和自我纠错能力。但是连拜登都讲,“民主是宝贵的,民主是脆弱的”,虽然“在这一时刻,民主佔了上风”,但是这期间发生的种种,暗喻着所谓“上风”岌岌可危。美式民主能解决社会病态吗?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