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人与事/我的父亲胡靖安将军(上)\胡葆琳

2021-02-23 04:25:1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胡靖安(左起)、黄维、杜聿明三位将军合照。\作者供图

  ──黄埔精神 薪火相传

  我第一次听到黄埔军校的校名是在一九七五年三月裏的某一天。当时,有二百九十三名特殊身份的老人住在北京前门饭店。几日来,除少数家属前来认亲外,还有一位访客,他的出现引起了新华社记者的关注。

  “杜老是来探望黄维和胡靖安的”,陪同幹部向记者介绍。杜老一眼见到几十年未见的老同学时,立即快步上前一一握手,镁光灯闪个不停。

  当天下午,我和妹妹再次来到前门饭店。“今天,杜伯伯来看我和黄伯伯了。”“爸,杜伯伯是谁?”妹妹问。

  “杜伯伯是杜聿明,黄伯伯是黄维,我们都是黄埔军校毕业的,杜伯伯和黄伯伯是黄埔一期,我是二期,比他们晚了三个月入校。”这是我第一次从父亲的口中听到黄埔军校,第一次知道父亲毕业於黄埔军校第二期。

  一九七七年一月,父亲病重住院,我和哥哥请长假陪护。一天,邻床的病人突然大口喷血,状态甚为恐怖。我怕父亲受刺激,劝他转过身去,他不肯,我只好去借轮椅,推着他去院子裏晒太阳。

  父亲埋怨我大惊小怪,气呼呼地说:“这有什麼可怕的,打仗的时候什麼没见过!我当年军校没毕业就参加东征经常是早上几十个同学一起出发,回来时只剩下不到一半,看着空蕩蕩的营房,我很难过,但是不害怕,因为黄埔学生都做好了赴死的準备。”他顿了顿,接着说:“战鬥结束后,我们立刻去战场寻找阵亡同学的遗体,然后抬回军校埋葬,我如果战死,活着的同学也会找到我,将我和他们埋在一起。”

  父亲视死如归的态度,令我很是吃惊。

  有一天,父亲说起淞沪大战。“当时,我们侍从室一行数百人赴苏州督战,没想到日军第二天一大早就来轰炸。我被飞机的轰鸣声惊醒,只见无数炸弹从天而降,附近的几座小楼顷刻间被炸毁,黑烟滚滚……”

  “赶快把日本飞机打下来呀!”我怒不可遏。父亲叹了口气,摇头道:“唉,苏州没有防空设施。那次轰炸,我们死伤一百余人,其中有许多黄埔同学。面对一具具残缺不全、血肉模糊的遗体,我的心中充满仇恨。我是幸存者,活着就继续战鬥。”他望向远方,神情凝重,目光坚定。

  我默默地看着他,任由他的思绪飞回淞沪战场。

  淞沪会战惊天地泣鬼神,一场场尸山血海的牺牲,让中华民族形成了抗战到底的共识。

  上海的春天阴雨绵绵,好不容易等到天气放晴,我连忙搀扶父亲坐到轮椅上,然后推着他去院子。这一天,他讲起台儿莊大战。“当时,日军以优势兵力大举进攻台儿莊,我台儿莊守军拚死死守,为外线部队完成再包围争取了时间,然后将敌人包了饺子。”“包饺子?”我忍不住提问。“就是日军围攻台儿莊久攻不下时我们从外面将他们团团围住,然后裏外夹攻。”父亲解释一番后,面露喜色地告诉我:“那一仗,我们一举歼灭日军二万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和弹藥。”

  “太好了!”我听闻中国军队打了胜仗非常高兴,心想,父亲一定参战了,便问:“爸,你有去台儿莊督战吗?”“有,我曾经三次进入台儿莊传达密令。”

  “哎哟!你参加东征时负责传令班,怎麼十几年以后还是传令?”我有些纳闷。

  “呵呵……”父亲忍不住笑了笑,解释道:“我去台儿莊传达的命令是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机密作战命令。”

  “可是,为什麼要派你去?”

  “因为负责死守台儿莊城的师长池峰城也是黄埔的,他在庐山军官训练团受训时,我是副团长,他知道我的身份。”

  “什麼身份?”我很好奇地问。“军事委员会侍从室参谋,为防止日军通过无线电侦听和破译电报密码得知我们的行动计劃,委员长下达的作战命令只能口谕。”

  “口谕是什麼?”“就是口头传达。”父亲不厌其烦地回答了我的一连串发问后,开始讲述那段令他刻骨铭心的经历:“我第一次进去时战鬥尚未打响,我传达完口谕后即去视察工事构筑和机枪掩体,不料刚一探头就被打了冷枪,子弹擦耳而过,好险!第二次,是在一场白刃战后,我冒险穿过激战后的战场,看到许多战士是与敌人扭在一起同归於尽的,禁不住热血翻滚。”父亲说到此,视线放远,停顿片刻后微微激动道:“我回去向委员长报告,我们有这麼好的士兵,中国不会亡!”

  父亲第三次冒死传令,是在日军已经佔领了台儿莊城的三分之二,情势万分危急之时。父亲回忆道:“我好不容易找到守军向池峰城传达口谕,务必不惜一切代价再坚守二十四小时。他面色沉重地告诉我,这些天,日军每天天一亮就出动大量坦克和重炮发起猛烈攻击,我师伤亡严重,现在只余四百兄弟死守。面对这些明知自己第二天即将牺牲却毫无惧色,已然决然与阵地共存亡的将士们,我肃然起敬。士兵们得知我是上峰派来的特使,援军很快就会赶到的消息后,士气大振。我和池峰城反覆研究后决定组织敢死队。”

  父亲越说越激动:“当晚,一支撕去左袖,左臂紮一条白布条的先锋敢死队摸黑杀入敌营,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砍杀熟睡中的敌人。日军做梦也没想到,经过连续猛攻已经死伤大半的中国军队还会乘夜出击,以至猝不及防。在随之展开的白刃战中,许多战士在死拚中牺牲,有的在敌群中猛然拉响手雷以身殉国。”

  台儿莊守军以生命换时间,用生命拖住敌人的英雄气概震撼了我的心灵,我小声问:“敢死队员有活下来的吗?”

  “有,去了五十七人,回来不到二十人。”父亲沉默片刻,接着说:“敌人受到重创后,第二天没有发起攻击,而我军各部已经成功合围,并立即发起总攻。”

  台儿莊大捷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了中华民族抗战到底的勇气和决心。   父亲冒着生命危险三进三出台儿莊,出色完成任务,同年年底晋升陆军中将。之后,又继续奔赴各战区督战,一次次临危受命,一次次不计生死,不负使命。我在父亲身上看到一种甘愿为国家和民族献身的信念,很多年以后才明白,这种信念正是黄埔精神。就这样,父亲在回忆亲身经历的同时,将黄埔精神的种子播在了我的心裏。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