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二十一世纪西行漫记/和田惊喜!\冯炜光

2021-09-15 04:28:2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新疆和田团城内一对维吾尔族新人拍结婚照。\作者供图

  由南疆喀什自驾回乌鲁木齐,最直接是走高速公路,全程一千四百八十七公里,大概需要十八个小时。但笔者舍近求远,向新疆的东南方向走,先到和田,然后在民丰北上轮台(就是公元前八十九年即汉武帝征和四年,发表《轮台罪己诏》的轮台。刘彻本人当然没有来过轮台,但他是以此地名来发诏,此诏成为研究西汉历史必读史料),再由轮台向东走向库尔勒,之后便折向北回到乌鲁木齐。笔者这样走,全程二千零四公里,较上述多了五百多公里。

  这样走只有一个原因:走入我国最大、全球排名第五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因为我国工人竟然在这全国最大移动沙漠中建了三条沥青公路,笔者拟走的是轮(台)民(丰)沙漠公路,又名塔里木沙漠公路(全程五百二十二公里的二一六国道,是全球修建于流动沙丘上最长的公路)。

  要这样走,宜经停和田这个古“丝绸之路”重镇;因为一口气由喀什跑下去,人太累,而且一旦错过了旅店,便要在沙漠路边过夜,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到和田,有两个地方是必去的,那便是团城及和田夜市。

  笔者由喀什开了八小时车到和田,在和田迎宾馆稍作休整,房间之整洁,令笔者惊喜。之后便驾车去了团城。团城意谓“团结之城”,其富和田“阿依旺”特色的居民建筑是网红打卡点。笔者在团城蹓跶,也见到一对维吾尔族新人在此拍结婚照。

  笔者之后继续深入团城,发现了一家名为“团城人家”的网红餐厅。笔者在这里点了手抓饭、豆角炒羊肉、酸奶和蜜糖,盛惠九十九元人民币。餐厅除了“美”还是“新”,原来在二○一六年四月时整个团城包括这餐厅都是破旧杂乱的,但在当地政府花大力气“活化”下,把原来破落的棚户区改造成今天花园式街区。更重要的是一系列的零售和餐饮,缔造了就业机会和焕发出经济活力。

  笔者曾在二○一三年出任香港市区重建局(URA)非执行董事,深切体会到在香港进行“活化”之艰难。“活化”香港中环街市,便有点“活化”和田团城的况味,但团城面积大得多(方圆二十六公顷,涉及三千五百户)。香港咨询来咨询去,又有一连串的司法覆核,令“活化”举步维艰,徒令大量就业机会和经济产出,白白流失。在内地则没有这些羁绊,说幹便幹,二○一六年时还是一片破旧,二○一八年时便已焕然一新。“团城之家”这餐厅更是游客必到之处,且价钱不贵,很显然这些店舖的租金有政府补贴(据说商户平均年租金不到二万人民币),不用像香港一样,辛辛苦苦“活化”完了,便因为重建项目是和大地产商合作的,于是大地产商择肥而噬,开出天价租金和业务分成。若从小商户的角度看,哪个制度能直接快捷地“活化”、哪个制度不会让大地产商择肥而噬,便是好制度。香港宜要思考一下如何体现“行政主导”及不要再被大地产商“绑架”。

  饭后去了和田夜市,夜市其实有新、旧两个。笔者只去了新夜市,到达之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但其门如市,劲歌热舞。笔者一进夜市,立时想起香港。香港若有类似夜市,光是“限聚令”,便令夜市水静鹅飞。当然和田夜市也要求进入的每个人扫“健康码”,确保是绿码才放行。香港还未有力推“健康码”,本地疫情似无若有,令港人不能如新疆和田的同胞一样过正常夜生活。

  和田当然也有不足之处,由白天到黑夜,天上都是灰蒙蒙的,故笔者所摄照片也像抹了一层薄纱似的。这是因为和田位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故沙漠的沙每时每刻都吹来覆盖这绿洲。笔者在和田夜市停车,发现露天停车场的车辆都会蒙上一层细沙。这种和沙漠毗邻之苦是生活在海边的港人难以想像的。故笔者对和田迎宾馆之整洁,倍感惊喜。

  这也是为何笔者把此文起题为“和田惊喜”,而非“和田惊艳”;因为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沙令和田蒙上一层“面纱”,难窥其艳丽全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