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二十一世纪西行漫记/轻松到阿里\冯炜光

2021-10-08 04:26:4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夕阳下湿地旁的冈仁波齐,高冷脱俗。\作者供图

  这个标题是编辑提议的,连接上一篇,便成了“千里走单骑,轻松到阿里”。到西藏最西的地区阿里,真的要“轻松”,因为这里随随便便都是海拔四千五百米以上,不轻松慢活,随时有高山反应。

  另一个“轻松”的原因是路况不错且开阔。基本上,离开日喀则市往阿里方向,便是在一大片高原上走,有时是湿地,间中才要爬山。在这样的国道上走,视野开扬,笔者超车时可以看见对面线很远处有没有“对头车”。纵使是前面修路,也老远便可看见两线变一线,早作应变。不像在怒江七十二道拐,在悬崖边拐来拐去,又或者是在怒江边狭窄的山路绕来绕去。笔者在去阿里途中也遇过不少“巨人”,但由于视野开阔,再没有经历“被进击”。

  很早便听说过“去阿里是景色壮丽,但路途艰辛”,然而笔者今次由新藏线往阿里,诚如前述,路况尚算不错,由于自然环境原因,路基沉降导致时有颠簸,但尚谈不上艰辛。这应是政府致力改善基建的成果。

  至于“景色壮丽”,由踏入日喀则市辖下的仲巴县开始顿感其“壮”,忍不住停下车来放飞“儿子”(笔者的无人机)。在一大片湿地上,小湖泊星罗棋布,背景是西藏特有的蓝天,仿如跃动的白云,令人心醉。更好的陆续有来,再往前走,竟然在湿地旁边出现一大片沙丘。再往前走,笔者透过无人机竟拍到有三位穿红衣的女游客在沙丘顶上拍照,映照了大自然的壮丽无垠和三人在其中的渺小而突出。北京的朋友在微信看到这些沙丘,便回应道:“我持大瓢坐沙丘,酌饮四野以散愁。”笔者更遐想,若有朋友作古代侠女打扮,在沙丘上舞动长剑,睥睨四方,然后长剑一挥,清光乍现,回眸一瞥;镜头咔嚓拍下,一定倾倒众生,酷炫至极。笔者一面开车,一面浮想联翩,不禁吟起李白的诗:昔有佳人公孙氏, 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来二一九国道旁的沙丘一试,这里既不收费,路旁也有足够停车空间,欠的只是游龙矫健,剑气清光。推荐大家由日喀则市启程自驾至阿里,而且一定要预留充足时间。反而由拉萨去日喀则一段路,有部分是没有高速的,而且是要在山里游走的狭窄国道三一八。

  笔者后来发现路旁竖立了一个牌子,写着:“马泉河湿地”,还见到“一张后藏名片”的牌子。网上一查,才知道在马泉河这广漠无际的草地上,散布着排排巨大的黄灰色新月形沙丘,沙丘垂直于风向,多的地方,像链条一样连接起来,这些沙丘是冬春旱季马泉河枯水季节裸露的河沙,在经常的西风作用下搬运堆积起来的。

  笔者在十月四日早上十时左右开车,一边开一边在仲巴县境内放飞无人机,开开停停下,终于在下午二时半,听到导航说:“你已到达阿里地区普兰县境。”顿感莫名兴奋,一查高度,已到了海拔四千八百五十米。笔者终于到了梦繫魂牵已久的阿里。过了检查站后,翻上五千二百一十米的山口,再开了约两小时便到了玛旁雍措景区售票处,门票盛惠一百五十元人民币,藏族的售票员会赠送一本有关《神山冈仁波齐》的杂志。开进景区后便是沿着玛旁雍措的碎石路,有时颠簸得连笔者夹在汽车方向盘旁的手机也掉了下来。但“努力”是有回报的,美景确实陆续有来。

  玛旁雍措被誉为西藏三大圣湖之一,位于西藏西部阿里地区普兰县境内。由于阿里是边境地区,挨着印度,来这里既要申请边防证,又要多预留时间。据网上资料,玛旁雍措距狮泉河镇二百多公里,佛经上将其称之为“世界江河的母亲”,连唐朝高僧玄奘在他的《大唐西域记》中也称玛旁雍措湖为“西天瑶池”。这里一年四季都吸引着国内外无数虔诚的善男信女和旅游者,他们不远万里,有的花上几年时间一步一磕长头地来朝拜。来此地必先用圣水沐浴身心,再一心一意地转湖(绕湖一圈)。笔者看着浩瀚无垠的圣湖,以圣水洗了把脸,顿时想起中学时学过的杜甫一句诗:“西望瑶池降王母”。

  玛旁雍措部分地区是有网络的,笔者在朋友圈上载了一幅纳木那尼峰(七千六百九十四米高)挨着玛旁雍措的照片,获得前辈周八骏兄的回复,他说:“炜光,人生有你这样的长途自驾游,深入祖国青新藏人迹罕至的地方,不虚此生!吾只能钦羨矣!”的确,由八月十日进入青海开始,便一直有感觉,此行会为人生画上难忘一笔,也呼应了笔者四十年前大一升大二时只身在大西北游走七十五天的经历,当年背着背囊游走,今日是“带子雄狼”。日后再无力出行时,回望这逾三个月的旅程,定会有“不虚此生”之感。故笔者不论在旅程上遇到什么困难,虽然只能一人独自面对,但觉得能以这样的方式拥抱我国边疆大地,目睹各族同胞为美好生活不懈打拼;这样去表达爱国情怀,再透过游记直抒胸臆,庶几近矣!(西藏篇十)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