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人生在线/回忆录:在德国波茨坦高等可持续能源研究院的经历\陈清泉

2021-10-18 04:27:0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德国波茨坦高等可持续发展研究院。\作者供图

  我要感谢我的朋友,一九八四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Carlo Rubbia。我邀请他于二○一一年七月十一日至十三日访问香港,在我主持的国际电机会议ICEE(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lectrical Engineering)作主旨演讲。随后,他邀请我到德国波茨坦的高等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Advanced Sustainability Studies,IASS)任高级研究员。该研究院是根据在波茨坦举行的诺奖得主论坛的建议,由德国总理默克尔批准于二○一○年成立的。第一任执行院长是德国前环保部长、联合国副秘书长(一九九八至二○○六)Klaus Töpfer,首任科学院长是Carlo Rubbia(二○一○至二○一五)。按照惯例,IASS高级研究员的聘期至少为一年。而我各项事务颇为繁重,时间上难以保证。但他很看重我,愿意为我打破常规。他说:“对你来说,你可以随时来,也可以随时走。”该研究院坐落在风景优美的波茨坦深湖(Tiefer See)和明亮湖(Heiliger See)之间,行政楼前面不远是深湖,从后楼研究院楼步行十几分钟就到明亮湖风景区。

  于是,我从二○一二年直到二○一四年,每年暑期约两个多月到波茨坦做研究。波茨坦在柏林的东边,和柏林只一河之隔,地属前东德版图,这条河是冷战时期东德和西德的分界线,也是冷战时期东德和西德交换俘虏的地方,时至今日河上面的桥面上还刻有当时东德和西德的分界线。

  研究院所在的城市波茨坦是二战刚结束时,美国、英国、苏联首脑举行波茨坦会议瓜分世界的地方。波茨坦会议是一九四五年七月十七日到八月二日,美、英、苏三国首脑杜鲁门、邱吉尔(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八日以后是新任首相艾德礼)和斯大林举行战时第三次会晤,史称“波茨坦会议”。这次会议对于夺取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具有重大意义,并就战后许多重大问题达成了协议,从而确立了战后世界的格局。会址在明亮湖边的塞西林宫,是波茨坦许多王宫中较小但是很秀丽的地方。一九一二年至一九一三年,德皇威廉二世为他的长子—威廉皇太子在波茨坦北部建造了一座仿英国乡间别墅风格的宫殿,并以太子妃塞西林公主的名字命名,称塞西林宫或称塞西林霍夫宫。当时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工程停顿,直到一九一七年才建成,耗资约一百五十万马克。我在波茨坦IASS研究院附近散步时还看到当时斯大林、邱吉尔和杜鲁门的住处,后者当地人称之为小白宫。

  Carlo Rubbia的助理Delia Salmieri告诉我,他们对我的到来很重视,和后勤部打了招呼,给我安排了最好的住宿,住在研究院的行政楼顶层套间。这是一座历史建筑,是普鲁士王朝时期的总司令官邸,有很大的后花园,有好些古树,像小森林。我的套间还有露台,周日时,坐在露台舒适的椅子上,观赏古老的树木和鲜艳的花草,品尝德国红酒,欣赏古典音乐,激发创新思维。

  我在该研究院研究的课题是能源、信息和人的行为的内在联系,并在二○一二年发表了第一篇文章。我很幸运,二○一四年任中国神华集团新能源领域首席顾问及北京低碳清洁能源研究院国际学术委员会委员后,认识周友博士及其团队,将我的研究继续深入,并培养了优秀的博士后张丁,撰写了理论基础。我提出,通过四网(能源网、信息网、交通网、人文网),四流(能源流、信息流、物资流、价值流)的融合,将能源革命、信息革命、汽车(出行)革命联动起来,产生最大的经济和生态效果。现在我们又将研究成果写成白皮书。该白皮书从哲学、科学与工程的角度,阐明能源与信息深度融合的意义,从哲学上的综合思维,整体大于局部之和;到科学上的能源、信息和人的行为的互相联系,找出将无用的能源转换为有用能源的规律;再到工程上的采用边缘云结构和人工智能开发能源操作系统。其中的方法是能源流、信息流、物质流与价值流的融合;其中的路径是能源网、信息网、交通网与人文网的融合。通过描述数据、算法、算力、平台与生态五个基本要素的融合手段,以智慧工业、智慧能源、智慧交通与智慧城市为应用需求说明了四网四流产业发展的技术战略与框架。希望此白皮书能为发改委的新基建的实施产生影响,促进能源产业和信息产业的战略合作。 (一)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