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二十一世纪西行漫记/八方天地 任我纵横\冯炜光

2021-10-18 04:27: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四川德格印经院。\作者供图

  今年九月十八日笔者人还在乌鲁木齐时,因为港人身份未能在网上订由新疆直飞西藏的机票(网站显示,订任何着陆西藏机场的航班,必须用内地身份证或户口本号码,笔者没有这些证件),曾去找过乌市内的航空公司销售点,但已搬了。当晚和平生认识的第一位达斡尔族朋友秦老师吃饺子。席间,笔者询问曾在边疆游走多年,拍摄我国军人不畏艰苦、保卫边疆事迹的秦老师,是否能由三一八国道(川藏南线)进藏,直奔阿里狮泉河镇,再由三一七国道(川藏北线)出藏?当秦老师知道笔者拟用由租车App租来的宝沃越野车后,便说“可以”。

  有了秦老师的鼓励,笔者毅然走这个出入西藏的“大圆圈”,圆平生自驾游阿里之梦。九月二十七日到了拉萨便在由湖南到西藏做生意的周先生陪同下,去申请边防证后,之后便在九月二十八日特意折回林芝市的墨脱县。墨脱毗邻印度,是我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二○○九年才勉强通路,二○一三年后才能全年通行,迄今为止,为避免山路狭窄而堵车,还是要双日进,单日出)。去完墨脱回拉萨过国庆节,之后便直奔阿里,一直跑到日土县的班公湖,之后便由川藏北线(三一七国道)经改则县、尼玛县、那曲市、昌都市再出藏,经四川藏区的德格(其藏传佛教印经院闻名于世)、甘孜、卓克基土司官寨,再回到成都,完成了行程达九千一百七十四公里的西藏之行“大圆圈”。这次绕行南北川藏线,由构想到落实,全因为秦老师的鼓励。在此向他表示衷心感谢,也感谢深圳卫视的记者为笔者隔空介绍了秦老师,在此一并致谢。撰写此文时,笔者已人在成都休整,十月十六日去西宁会友,再去两个地方,作为本游记的续篇,之后正式收笔。

  四川藏区有三处可能是多数港人不大注意但很值得来的地方。由西至东,第一个是德格,这是金沙江畔的一个县城,而金沙江则是川藏分界线。据网上资料,德格县属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这里有一处古老、吉祥聚慧的宝地,那就是被称为“雪山下璀璨的明珠”的“德格印经院”,藏语称:“德格巴宫”(Tib. Dege Parkhang)。至今,它奇迹般地完整保存着二十二万馀块木刻古印版,这不仅是藏族,也是中华民族乃至世界文化的宝贵遗产。

  第二个是甘孜,一九三六年红军长征过此地时,朱德总司令和藏族同胞五世格达活佛有过深厚友谊。红军凭其秋毫无犯,服务藏民,赢得格达活佛的信任,令红军能获得当地的支持,由粮食到御寒被服棉衣,藏族同胞都踊跃支持。红军也为藏族同胞成立自己的政府,帮助他们挣脱原有旧社会的压迫和剥削。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远见卓识,即使在生死存亡关头时,仍然不忘初心,为同胞的福祉而努力。其实真正的革命者是胸怀天下,不计身处逆境,仍以天下百姓福祉为己任。

  第三处是四川阿坝羌族藏族自治州马尔康市的卓克基土司官寨,一九三五年七月红军长征途经卓克基,毛泽东、朱德和周恩来等曾在此暂住。一九三六年原官寨被焚毁,一九三八至一九四○年土司索观瀛在原址重建。官寨是早期的卓克基土司衙门所在地,位于海拔约二千七百米处,建筑坐东北朝西南,居高临下,据险而守。

(西藏篇十五)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