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客居人语/乐土亦须自求福\姚船

2021-11-23 04:28:5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加拿大基本上实行全民公费医疗,到诊所或医院看病(不包括牙医),只要出示健康医疗卡。医院是公营,康复出院只需在账单上签个名。诊所属私营,由医生根据为病人诊治项目,向卫生部门结账。

  相对于第三世界国家,这无疑是福音乐土。俗话说,病来如山崩。在贫穷国家,不少家庭就因负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被拖垮。全民公费医疗无疑为普通民众提供一定的健康保障。

  不过,不要忽略这全民医保背后的代价:民众必须负担高税率。除了入息税,到外面吃饭,买东西,住酒店,健身,娱乐……都要付税。就连去世,买块福地和棺木,也要交税。有统计显示,加拿大国民收入约三分之一被沉重的税项吞噬。有人调侃,加拿大人从出生到入土,都被“税”字缠身,难怪有万“税”国之称。

  说回医疗。让加拿大人诟病的是,“缺”和“慢”。医生缺乏,而所有看病都由家庭医生开始,有的家庭医生因不堪负荷,不接受新病人,所以至今仍有数以十万计的人没家庭医生。转介专科医生,等三个月或半年是“正常”的,轮候手术时间则更长,一两年不出奇。我自前年夏天被确诊需置换关节,即时“排队”等候,至今杳无音信。更令人气馁的是,近来打了几次电话到医院询问,没人接听,留言也不见回音。

  加拿大的医护人员,大多数都认真敬业。但如果不幸出现医疗事故,想了解原因或追究责任,那真的比登天还难。几年前发生在住家附近医院的一宗悲剧,仍记忆犹新。一位三十多岁华裔女子到医院生孩子,产前检查一切正常,身体也无慢性疾病。但在产后却突然去世。她以前在中国任妇产科医生的母亲痛心疾首,从专业角度列出几点疑问,要求医院进行调查,并披露有关医疗记录,但都被医院拒绝。向医学会投诉,不受理。尽管有亲友和社区人士支持,到医院门口抗议,也无济于事,眼泪只能往肚里吞。

  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属省政府管辖。安省规定二十岁以下青少年和六十五岁以上长者,每年可免费验眼一次。前几个月,安省验光师协会因收费问题和省府谈判破裂。协会指出,每人每次验眼成本要八十至九十加元,而政府现在只付四十六加元,且拒绝合理提升,所以九月起罢看由政府资助者。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个住在滑铁卢市的西人妇女向传媒诉苦,她儿子今年入读大学,近视加深,想检查一下,打电话找了三十多个验光师,包括邻近市镇,结果没一个接受。有位长者朋友,发觉视力明显下降,戴着原先的老花眼镜看书阅报,变得很吃力。所以趁验光师罢看前两周去验眼。谁知验光师只花几分钟,用几个镜片为他看一看,说没大问题就打发了。他追问,怎么自己看字越来越模糊?得到的回答是:“老了,还像年轻人一样光明?”

  没办法,朋友后来花一百三十加元,自费到另一间诊所检查。当即被告知左眼问题严重,需要手术。虽然转介去看眼科医生,前后起码又要等几个月,但总算找到原因。他无限感慨:“阳光下也会有大片阴影。在加拿大也不能高枕无忧,要自求多福啊!”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