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君子玉言/香港何堪隐\小杳

2022-01-12 04:25: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香港赤柱大街海旁一景。/资料图片

  在许多人看来,香港是个典型的红尘之地。以其人口密度、住房拥挤程度均居世界之首的“成绩”,不仅红尘滚滚,也是红尘忧忧。弹丸之地,人情世故;熙攘之间,利来利往,无利则无力,万事皆哀,因而极其现实。似与桃源隐世搭不上界。东坡先生说“惟有王城最堪隐,万人如海一身藏”。香港蕞尔方寸,市声喧喧,何处堪为隐世之处?

  不过,对于今人,隐世的意味并非看破红尘,“躺平”,不同于历史上文人以隐求仕,或是当今成功人士实现财务自由后追求田园生活,也并非出于对生存压力厌倦的逃离。这里所谓的隐世,是一种都市之隐:入世为生计奔忙,出世随自己所喜。既可专注于打拼,亦可专注于心愿;既可孜孜于案头,亦可放情于尘间。出入之间,隐世红尘咫尺转换,移步即达,转身即得。

  香港之隐,隐于闹市之间。于闹市之中寻一方更闹猛之地,市声换喧声。兰桂坊的酒绿灯红,人影隐于觥筹吧台,一杯鸡尾一扎淡啤,畅聊兴尽,醉歪而归,没有什么心事是不能用一杯酒来解决的。闹市之侧几步之遥的小街小巷,石板街的老石阶斑驳凹凸,前街是ZARA专卖店,后街简陋的商亭老人默默守卖挂饰对联,旁边是西式酒吧。传统隐于现代中,时尚也隐于古旧中,互相映衬,互相搭配,互不打扰。

  香港之隐,隐于高楼之间,每个转角每个街巷似乎都隐含着自己的故事,每座老屋每爿店舖都默缄着自己的见识,每间茶楼每个菜肴都隐约着自己的个性。荷李活道隐于荷里活的赫赫大名后,却与之没有半毛钱关系,而其得名的冬青树(Hollywood)已隐于历史变迁。街口的转角处,总有一个涂鸦等候你,像一个个“盲盒”,悄悄带来无限惊喜──满墙的郁金香,铺满鲜花的台阶,稀奇古怪的符号,依水管画就的藤蔓,迷离眼神的梦露,旗袍曼妙的民国女人,举杯豪饮的黑哥,天真欢笑的儿童,或明媚灿烂或沧桑奔放或诙谐搞怪……而画者隐于视野之外,不知谁画,不知画谁。画面隐去了多少心事,画面背后隐盖着多少形形色色、纸醉金迷,又隐盖着多少黑黑白白、千疮百孔。

  香港之隐,隐于步移景易的动静之间。山隐于市,市隐于山。中环拾径,循林荫落叶缓步,可闻细泉泠泠,林鸟啾啾,山虫幽幽。顷刻尘嚣在脚下,幽静在眼前。清凉袭人,目视即享,耳捕即得。野猪黄牛摇摆而过,人畜对视,相伴相安。榕树独木成林,虬髯根鬚与青苔斑驳的石墙长成一体,根根凸出,雕塑一般。绿叶顽强地从墙缝处迸冒,坚固古板的石墙也灵动起来,有了故事和生命。房屋隐于树荫,树丛隐于半山。人隐于山野,山隐于人间。

  香港之隐,隐于都市中乡村的原味。弹丸之地,总有海角天涯般的存在,保留着地道的渔村文化,那是香港在登上历史舞台之前起初的模样。赤柱海边,在全港十四辆之一的雪糕车买一支甜筒霜淇淋(初来港时九港元一支,据说更早前是六元,现在已经十二元了),沿海边木栈道漫行。日落后,据美利楼一角,木櫈木桌,凭山临海,大扎黑啤大块德式猪肘,饮尽海风月色。石澳(Shek O),各种色彩的房屋组成糖果小镇,奶油白、薰衣草紫、少女粉……明黄色的房子,信箱涂成天蓝色,萌萌的反差。玫红的三角梅如火如荼闪亮半条街,橙红的炮仗花垂挂院墙外。少年溜着滑板在村路上晃悠,汽车耐心跟在后面缓行,不催不急。人们海边冲浪或晒太阳,街上泰菜馆生意火爆。

  漫无目的地在村中閒逛,恍如隔世。从观光客的角度,不由得猜想:住在这里的主人到底是何种背景何种身份?是颐养天年的老人家?是向往慢生活的年轻人?这些地方,一半富豪一半村民,富豪关心优雅品质,村民关心粮食蔬菜。富豪隐于村居中,村民隐于市井烟火中,市井隐于山川之间。无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热爱生活。

  香港之隐,隐于五光十色、万家灯火下,容纳着每一个特立独行、每一个多元多样,诸多阶层族裔群体,诸多观念信仰诉求,诸多文化价值观生活方式,都有自己的角落,都可作为一元体而自由存在。夜半时分,牵狗独行,只要狗狗乐意,你乐意,他人不以为异。坐在叮叮车二层的木椅上,默览街景千百幕,心头杂事一箩筐,只要车不到站,发呆可以尽情尽意。乘天星小轮来往于维港两岸,霓虹在海面投下一串串光斑,惬意得意失意,意意隐没于风声海浪声。心绪抚平,来日焕然一新,一身阳光,明媚前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