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流动空间/忆苍梧先生\方元

2022-01-17 04:24:5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上星期三早晨听到古苍梧先生于前一天(一月十一日)过世的消息,感到非常突然。前不久还看到他传来的照片:站在赤柱的海滨长廊,凭栏眺望大海,沉思着;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撒在他的脸上和身上,闪烁着……

  苍梧先生是香港当代文坛上一位有代表性的重要人物。他生于一九四五年,作为二战后出生的香港本土作家,对殖民主义的批判是他的一个显著标记。他的创作包括诗歌、小说、评论、翻译、剧本等各类题材。他的研究涉及文学、戏曲、历史等多个领域,是中国现代诗歌、昆曲和语言方面的专家。他参与创办过诗社和多本文化刊物,担任过报刊编辑,客串过剧团编剧,是一位文化多面手。

  第一次见到苍梧先生时,他的敏慧、博学和文雅气质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认识他,不是因为文学,而是因为他的弟弟“阿古”──园林建筑师、作家古兆奉是我的好友。初次见面,我对他一见如故。这“一见如故”是有基础的,因为阿古经常给我讲“古”,讲他大哥古苍林和二哥古苍梧参加“保钓运动”和“中文运动”的往事,讲他们兄弟的情谊,所以在见面之前,我已经在心里认识他好久了。“一见如故”也是因为苍梧的好客之道。他那真诚、直率、随和的性格,瞬间就解除了初次见面的拘谨。他比我年长十几岁,有大哥的体贴而无大哥的架子,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让人如沐春风。

  他的家,就像他本人,是一个装满知识的书屋。香港人的居住面积很小,家中如有两个书架已算是“书香之家”了。而苍梧的家,四壁都是书架,挤满了各类中外书籍,文学、历史、音乐、戏曲、美术、书画、政经、茶艺……应有尽有。苍梧在书架旁的桌子上摆上一壶茶、一盒糕饼,请我们一边品茶,一边聊天。与他交谈时,就像翻开了百科全书。讲到任何一个话题,他都能旁征博引,把它丰富起来。空气中飘着书香和茶香,对话中交流着知识和思想,那真是令人愉悦的精神享受!

  作为文坛前辈,苍梧先生经常提携后辈和新人。我的散文集《苏格兰之夏》即是由他推荐给出版社。第一次见面时,他问我最近在做什么。我说刚整理出一本散文集,内容是关于留学的经历和见闻。苍梧曾在法国留学,因而对这个题材很感兴趣,让我电邮几篇给他看看。我完全没想到的是,他看后主动提出要推荐给出版社。这真是雪中送炭。虽然我出版过几本建筑评论集,但散文集,这是第一本。在文学方面我的资历是零,连“新人”也算不上。幸得苍梧的推荐,为我敲开了机会的大门。拙作出版之后,我向他表示感谢时,他却谦虚地说:“是你写得好,不用谢我。如果写得不好,即便是我的书,他们也不会出版。”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到他成人之美、虚怀若谷的人品。

  读苍梧先生的作品,令我感受最深的是他的中国情怀和社会关怀。他坚守文以载道的精神,兢兢业业地做学问。他出版的文集、诗集和小说有十二本,翻译的文学作品有四本,与人合写、合编的学术著作有九本。在香港这个金钱第一的社会,将自己的全部才华和精力投入没有经济效益的文化事业,这样的人能有几个?所以,苍梧先生是我敬佩的人!他留下的遗产不是金钱,也不是金钱能计算的,但比金钱更贵重。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