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HK人与事/一任灯钗送冰儿\黄秀莲

2022-05-24 04:24:1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任冰儿于二○一二年荣获香港艺术发展局颁授“杰出艺术贡献奖”。\作者供图

  粤剧“二帮王”任冰儿享九十一岁高龄,于农历小满之夜梦中去世。这位伶人吐字清冽,声线明亮,行腔瘦硬,风格近乎黄庭坚之宋诗拗句。即使位居二帮,难得歌喉富于个性,独一无二,不止难以模仿,更让人一听就认得出庐山。“错认东篱是妾家”肯定不会,以“此家之外更无家”来形容则当之无愧矣。

  她是任剑辉堂妹,无师自学,追随任姐踏上台板,人称之为“细女姐”。在任姐极其璀璨的星光下,同一家族小妹妹能够接受较为逊色略微暗淡的自己,丝毫不存嫉妒,反而懂得欣赏、学习,可见品性平和,心理素质健康。戏行似乎比其他行业更重视人脉,可是没有人说她依赖裙带,因为实力派经得起观众评审,以及任何即场考验。且看她身段做手关目,无不工稳,成名多年且屹立不倒乃理所固然。

  她也曾担任正印,为时甚短即决定守住二帮,并非欠缺自信,而是明白到这位置于她更为适合。查撑查笃撑,锣鼓喧天,她选择了实而不华的角色。出入虎度门,踏遍舞台,省港澳以至“跑埠”南洋美洲,惯见变幻,她有种顺乎天命的本性。在“仙凤鸣”配衬白雪仙,在“雏凤鸣”配搭梅雪诗,绿叶姿态一直挺立,风霜雨雪,不改冰心。二帮之难,在于拿捏身份,太突出则露才扬己,太掩抑则毫无锋芒,唯有恰到好处,方能发挥亮丽的团队效应。到了中年,已经功力沉厚,火候老到了。

  舞台版《帝女花》演周瑞兰,误以为驸马贪慕富贵弃明投清,斥道:“世显不是琴台客,原是豪门逐臭夫”。声线冷峻,语气鄙夷,由她骂来,入木三分。《帝女花》主题强调爱国操节,给瑞兰这配角渲染得更强烈。《再世红梅记》饰演贾似道妾绛仙,亲眼看见李慧娘遭乱棒打死,后来向书生忆述:“柳岸无风风自来,权宦不容人夺爱,鬼王不许另投胎。任屠任割任烹宰,毁容毁貌毁形骸。”兔死狐悲,怜慧娘亦自怜,唱来如泣如诉。《紫钗记》演浣纱,可以说是代表作。太尉门外,浣纱苦谏霍小玉切莫闯府争夫,从立而跪,从紧拉而死抱,从力劝而狂哭,层次分明,细腻动人,把绿叶陪衬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真不愧为“二帮王”。

  粤剧开锣必定先演《六国大封相》,靓次伯坐车,任冰儿推车。功架完整,排场古老,是最经典最传统最完美的示范。靓次伯早已作古,任冰儿如今长逝,更觉风流云散,真是徒添嗟叹。

  从芳华豆蔻到年高艺硕,她对粤剧对舞台总是不离不弃,敬业乐业更专业。尽管低调谦冲,有功劳而不自居,有内涵而不炫耀,演艺界对她毕生贡献不曾遗忘亦未忽略。二○一二年香港艺术发展局颁授“杰出艺术贡献奖”,赞赏不断,掌声盈耳,给淡泊的任冰儿带来光彩和喜悦。

  花灯夜,紫玉钗,浣纱去了,舞台为她轻轻拉上幔幕。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