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维港看云/七夕快到了\郭一鸣

2022-07-15 04:24: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七月十二日,大批过境市民在深圳湾口岸等候过关。\中新社

  “我已平安到家了!”几天前,老友L从武汉发微信给我,短短几个字,欣喜之情溢于言表。L兄是资深港漂,几年前以专才身份来港,在一家教育机构工作,家人留在武汉,二○二○年初因为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武汉封城,他只好一个人留在香港过春节,想等疫情过去之后才回家,这一等,又过了两个春节,上一次回家已是三年前,年初以来,他多次上网抢订深圳“健康驿站”的隔离房间,但每次都是名额“秒完”,正如新任医务卫生局局长卢宠茂亲身体验之后所说: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后来L兄通过朋友介绍,找黄牛党买票,黄牛党建议他走港珠澳大桥回内地,一张经港珠澳大桥到珠海口岸的专线巴士(俗称金巴)票,原价五十八元人民币,黄牛党开价三千元起,价钱愈高,买到的概率愈大,最高价为五千九百元一张票,即原价一百倍,百分百保证能买到,但必须以现金先付款,L兄回家心切,钱照付,当晚果然拿到一张三天后的金巴票,L兴奋得在电话中笑出声来,大有“漫卷诗书喜欲狂”的感觉,刚好内地宣布将入境旅客隔离“14+7”的措施,放宽为“7+3”。后来的经过是这样:L入境珠海口岸之后,当地部门安排送他到江门鹤山郊外一间酒店隔离,酒店新而且僻静,每晚宿费二百五十元,每日三餐伙食费一百元,不设外卖叫餐。七天之后,当地部门派专车把完成隔离的旅客送到高铁广州南站,L搭高铁到达武汉,出站先做登记,再由专车送他去做核酸检测,完事后送他到家,完成三天的居家隔离。

  以上是一个从香港回武汉家乡探亲的真实故事,真是道阻且长。其实L已算幸运,笔者另一个友人P女士,八十多岁母亲独居厦门,以前她定期回乡陪同母亲来港看病拿药,自疫情肆虐以来,至今未能回去探望老人。一名在广州设厂的商界朋友,最近一年多只能透过视频与内地员工开会。

  就在L身处鹤山的隔离酒店期间,深圳有关部门宣布,隔离酒店房间由原来一千三百间增加至二千间,为堵塞黄牛党炒卖香港入境旅客订房的现象,将网上订房的做法改为摇号抽签预约,健康驿站网页系统每天朝九晚六开放预约,每晚八点公布摇号结果。除此之外,深圳增设七十岁以上长者、十四岁以下无监护人儿童、孕妇、直系亲属病危/去世人士等八类特殊人员入境申请,不占用每天健康驿站的预约名额。

  另一边厢,香港特区政府医务卫生局局长卢宠茂日前宣布,目前市民使用的“安心出行”扫码系统将考虑采用实名制,又建议分为红、黄、绿码,确诊者为红码,外地抵港者为黄码,阴性则为绿码。“三色码”的做法与内地健康码看齐,相信有助与内地防疫措施对接,而实名制也可令内地对香港入境旅客更有信心。卢局长之前曾任港大深圳医院院长多年,熟悉内地防疫措施的运作及相关部门的关切,上任之后更为主动与深圳方面进行沟通和互动,新人事新作风,取得明显成效。至于有人担心实名制的私隐问题,担心会否有人滥用红码作其他用途等问题,政府必须多作解释,减少疑虑。

  在解决涉及港人回内地的问题上,近日港深两地相关部门的态度更加积极,措施有成效,广大市民有目共睹。但是,这些措施远未能满足市民的愿望。新冠病毒肆虐两年多,Omicron还在不断变种,今日是BA2.12.1,明天是BA.4、BA.5,究竟疫情会持续多久,半年?一年?还是两年甚至更久?全世界没有人知道答案,而广大市民期望盼望的是尽快恢复正常通关,这也是本周三(十三日)特首和司长与一众立法会议员首次前厅交流会其中一个主要话题。实际上,通关不仅是一个民生问题,也是经济问题,无论是三年前公布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还是不久前公布的前海方案、南沙方案等等,在目前口岸防疫措施下,根本难以付诸实施。

  与其两地相关部门在预约酒店的数量、入境人数以及隔离天数等方面做出加加减减的调整,倒不如想办法突破固有框框,寻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例如让港澳地区的防疫措施和防疫标准,与大湾区其他九个城市互相认可,如此一来,持香港绿码的市民可以免检疫入境深圳珠海,而大湾区内地居民持绿码亦可来港自由行,如证实这样做风险可控,下一步可扩大至其他省市。

  七夕快到了,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但愿被疫情分隔经年的有情人,能够尽快与梦中人相见。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