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閒话烟雨/天才与偷学\白头翁

2022-07-26 04:24:2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拉斐尔在梵蒂冈博物馆签字厅创作《雅典学院》时,离此不远的西斯廷教堂,米开朗基罗的大型穹顶壁画《创世纪》已接近完成。四年的创作,使米开朗基罗终日不见天日,不歇片刻。米开朗基罗似乎忘掉了一切,他完全浸进在《创世纪》中,痴迷痴醉。他甚至拒绝教皇前来探画,米开朗基罗的脾气是天生的,天生我才和天生脾气相辅相成。

  因为教皇屡次要去探画而遭到米开朗基罗的冷面拒绝,教皇也有脾气,甚至要求拆除米开朗基罗的绘画脚手架,让他离开西斯廷教堂。天穹之上有三百多位人物都正忙着和他交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自己的个性,自己的形象,自己的作为,让米开朗基罗忙得几乎气难喘匀,何论教皇?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一气一怒一愤一火之下,米开朗基罗令人把画室大门锁牢,扬长而去。拉斐尔静观一切,他早就想去西斯廷教堂观摩学习米开朗基罗的画技,机会终于让有心人等来了,他找到了锁门掌握画室钥匙的那人,千方百计终于打动了那个掌握钥匙的人,学艺之余有时候并非都那么光明正大,偷学不失为一学。

  拉斐尔走进米开朗基罗的画室,西斯廷教堂的天顶,随后他听见无情的关门和沉重的锁门声,拉斐尔像赶场的举人,他丝毫都不敢耽误,急忙脱下披风铺在地上,自己平躺下,两眼像摄像机,一分一毫地拍摄,一笔一画地细看,几乎顾不上眨眼。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拉斐尔看的是精髓和技艺,是关键部位的着色和结构,是人物表情的汇集和内心汇集的体现。一天一夜,拉斐尔不吃不喝,没有休息一时一刻,连坐都没坐一分锺,他是依靠背部摩擦移动,他舍不得那一站一走的时间。

  拉斐尔不愧为天才。这短短的一天一夜,让拉斐尔深受启发,深受教育,“心有灵犀一点通”。说拉斐尔是“鬼才”,就这短短的一个昼夜,他竟能为我所用,用之为我,在《雅典学院》中竟然融进了米开朗基罗的元素,融进了《创世纪》的基因,引进了米开朗基罗的视角,学习了米开朗基罗的胸怀。增强了雄浑大气,博大精深。拓宽了历史纵深,精神层次。   有意思的是,拉斐尔把《雅典学院》中的核心人物柏拉图,画成似达芬奇。柏拉图并无大胡须,而达芬奇的满脸极度茂盛的花白胡子,除了眼皮上下尚有空馀,其余全是一片葳蕤的胡须,更登鼻子上脸。当然亚里士多德也是一脸野气腾腾的大胡子,但与达芬奇不同,他是黑、灰、红杂色的大胡子,所以达芬奇在众人之中格外显眼。拉斐尔十分尊重米开朗基罗,又有“偷学”之得,故把在台前托腮沉思的思想家赫拉克利特画成米开朗基罗。但米开朗基罗没有原谅他,因为当米开朗基罗站在《雅典学院》前看第一眼时,他就感到《雅典学院》中许多人物都和他的《创世纪》有“血缘”。这是米开朗基罗不能原谅的。

  当时有一位银行家,花了一大笔钱请拉斐尔去为他作画。拉斐尔画完交给他后,他感到被“宰了冤大头”,花了那么多钱,却画得那么随意。便去请米开朗基罗作主,让米开朗基罗说句公道话。米开朗基罗看完后说:你给他的那笔巨款,仅仅这是膝盖就值了。除了拉斐尔,没有什么人能正面如此真切地画出一个人的膝盖。

  爱膝盖也是爱真理。

  (“我爱拉斐尔”之下篇,标题为编者加,全文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