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黛西札记/巴洛克飨宴\李 梦

2022-08-04 04:24:2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艾尔.葛雷柯画作《吹着余烬的男孩》。

  最近频频想念疫情前意大利的夏日和深秋,正巧见到香港艺术馆与意大利卡波迪蒙特博物馆联合筹备的《走进巴洛克》展览,也可聊作慰借。

  今次展出的四十件艺术珍品从意大利远道而来,均是首次在港展出。提香、艾尔.葛雷柯等大师名画必定抢眼,更难得见到十七世纪巴洛克女画家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1593-1652)的传世佳作。女画家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执著探索艺术、追求理想的故事,至今仍常谈常新。

  “巴洛克”这词,如今甚是流行。从餐厅到服饰,从戏院到书店,但凡复古些的艺术设计风格,似乎都能以此来形容。究竟“巴洛克”是怎样的一种风格?最早,这个词在意大利语中出现,形容某种夸张而刺激的表达,后来走出亚平宁半岛,在整个欧洲流行开来,对法国和西班牙等国的艺文发展均产生深远影响。具体在绘画语境中谈论,这种艺术风格的突出特点便是华丽与张扬。

  与此前注重理性与逻辑的文艺复兴不同,巴洛克极尽繁复之能事,追求夸张、华丽与动感,对后来浪漫主义的兴起与发展亦不乏推动。而在我看来,如果仅仅用繁华甚至浮夸来形容巴洛克艺术,恐怕有失偏颇,在彼时艺文蓬勃的时代背景下,巴洛克艺术家各展所长,灵感与创意汇集,终成繁盛,诚如今次在展场内呈现的作品,尽管数量不多,却各有特色,绝不雷同。

  威尼斯画派代表画家提香的肖像画,以及焦尔达诺与卡瓦利诺的宗教题材作品,用笔精湛,值得近观细味,另一幅让我一见难忘的画作,取材更日常些,是艾尔.葛雷柯《吹着余烬的男孩》。这幅传世名作并无宏大主题和繁杂构图,画中只有一位小男孩手持蜡烛点火,表情专注,甚是可爱。烛火明灭间,画家将巴洛克风格推崇的动感及光暗对照(前景的光亮与背景的深暗)表达得淋漓尽致,而画家以普通民众而非王室贵族入画的探索,为后世众多艺术家承继,俨然艺术走向民众、走入日常的重要节点。

  我常想,为何艺术史上众多艺术流派和知名艺术家都与意大利有关呢?除了经济发展和地缘等诸多有利条件外,意大利人天生浪漫且好奇的天性,或也是他们在艺术世界成就颇丰的关键。去不到那不勒斯的日子,不如去艺术馆看画,一解相思。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