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文化什锦/杏好有你\李丹崖

2022-08-05 04:24:2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第一次看人形容一种黄色,顿觉清新扑面,叫“杏黄色”。杏黄色多好呀,大自然中的一抹亮色,就这样被用到了服装、家具等物体上,让人在万千“黄”中直接想像到杏的色彩。

  田野里的麦子即将丰收的时节,约摸是芒种以后,正是杏子成熟的季节。此刻,行走在天地间,杏子的酸甜滋味弥漫得到处都是。在我的故乡,皖北的乡间,每到麦收时节,就有一种杏子在市面上畅销,曰“麦黄杏”。还有农谚有云:“麦黄杏,杏黄麦,小孩吃了能消灾。”当然,这是旧时乡间对小孩难养的一种寄托和祝语。你想呀,这个时节,最应景最当季的吃食,都享用了,岂不裨益身心?身体强壮,自然百病全消。

  杏子,是乡间最隐忍的水果。它们从不拼命地叫嚣自己的香甜,而是低调地藏着青碧的叶间,是有一些中国书法中“藏锋”的意思。单纯是藏着叶间还不算,杏子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光泽,而是带着一层绒毛在皮外,不耀眼,却用自己果子本身独有的色彩和香味,让你一想到它,就禁不住垂涎。

  在中国古代,杏子甚至长时间鲜有人问津。元代以前的文人们基本上很少画杏子,若有,也是画一些杏花。也许,在宋代以前的人来看,杏子是有一些仙气的。何以证明?在宋代,有一位名叫马远的画家,就画了一幅《倚云仙杏图》,画面上,一枝杏花开得粉妆玉砌,俏丽可人,却不失灵动,画的右上角,有杨皇后的题款“迎风呈巧媚,浥露逞红妍”。这位杨皇后,名为杨妹子,是宋宁宗的皇后,她能书会画擅诗词,其画作被台北、日本等地的博物馆收藏,足见其水准之高。

  我之所以宕开一笔,是想说,在宋代,除了马远和这位杨皇后,其他少有人来泼墨杏子。杏子,太小众,太高雅了,甚至飘飘若仙,《封神榜》中元始天尊的宝物之一,不就有杏黄旗吗?

  元代开始,人们在形容春日江南的秀美,称之为“杏花春雨江南”。杏花打头,来冠名江南风物,杏已经有了些亲民的意思。后来,人们提及江南,粉墙黛瓦之间,多了一枝杏花,也逐渐多了几重不俗的气韵。

  杏子,是在明代以后才受到果农和文人的青睐。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这时候的杏,也逐渐有了“幸运”、“幸福”的美妙寓意。房前屋后,人们广植杏树,只为领取“幸福”之谐音。

  杏子从带着仙气的果品,跟随着时光的快车出发,从宋代到明代,直至如今,“下凡”到民间的杏子,多少有一些普惠众生的意思。我在孩提时,嘴馋的果子就是杏子,曾经因爬树摘杏脚上划一道口子,至今仍有伤痕。说也奇怪,我每次看到这道伤痕,口舌之间仍有酸酸的杏子的味道。

  在老街,望见一家饮品店,店前有杏树,店名是“杏好,有你”,是的,这个世界,幸好有树上几枚撩人的杏子。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