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君子玉言/香港“游泳自由”\小 杳

2022-08-10 04:24: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大屿山长沙泳滩被誉为“最美泳滩”之一。\作者供图

  京城四十度高温中,身处颐和园的满眼青绿,心绪略静,忽然念及香港的“游泳自由”。上一次游泳,还在疫情之前的香港,一晃三年半未入泳池。若按那个说法,游泳和骑单车一旦学会就终身不忘,那么是香港教会我一个终身的本领。

  个人认为香港是游泳最好的地方,没有之一。四十四个公共泳池遍布港九新界,其中近一半在冬季继续提供暖水池。仅湾仔区就有摩理臣山、维园及湾仔(供团体用)三家泳馆,步行都不远。管理也规范,每天定时消毒,每年换季时进行大换水。最赞的是票价极其亲民,收费标准统一,一般收费为平常日港币十七元、节假日十九元,六十五岁以上老人、三至十三岁小童、全日制学生、残疾人士及一名陪同者享受优惠收费八元(平常日)或九元(节假日),刷八达通。月票三百港元,不限次数。开放时间到晚上十点,不少白领放工后去游。香港海泳条件也极好,海水清澈透明,看一眼就着迷。西贡的半月湾、大屿山的长沙泳滩都号称“最美泳滩”。可以说在香港,具备了“游泳自由”。

  我的游泳教练是高大哥推荐的,姓李。港人不论男女,大多数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估计李教练在三十五至五十之间(误差有点大)。他的本业是保险员,不用坐班,所以大把时间用来教游泳,最多一天带十几个班跑几家泳馆。即便这般辛苦,李教练还在租房子住,当会计师的弟弟也在租房。他教的多是小学生,幼稚园的也有。我不好意思跟小孩子为“同学”,也顾虑人家小朋友学会了我还学不会留级,“面子风险”很大,所以单独跟李教练学。

  初学时,一是协调性不行,顾手顾不到脚,累得气喘吁吁还是原地打转。二是怕水,一眼看不见教练就慌;手脚抓不到东西触不到底就慌。渐得要领后,开始上瘾。从在一米四的浅池挣扎,到独自在一米九的深水池缓游;从脚一离开池底就手忙脚乱,到享受水下过滤一切的安静,用了十一课时加上无数次练习。不过时间跨度有点长:二○一七年十月至二○一九年三月,足足一年半。我几次心虚地问教练:我是不是你最笨的学生?他说不是。我有点相信他的话,因为港人比较实在。

  曾经冒着三号风球艾云尼在室外泳池练习,泳池只我一位,教练在一边看。疾雨时骤时停,敲打在背上。池中蛾虫散落纷纷,救生员都看不下去了,几个人用筛网打捞,于是池中一个边扑通边喝水的笨笨熊,岸边是捞蛾虫的救生员,场面特别好玩。教练也被逗笑:喂,少喝水呀,你的门票不含免费昆虫汤。我告诉教练,不同时段、不同泳池的水味道不一样:这个泳池换季后新蓄的水口感较清甜,维园的池水口感鹹涩。教练笑得不行。

  曾经出访期间每下榻一个酒店都寻找泳池,终于在圣彼得堡游了一次早泳。池子不大,是方形的,横竖游都可以,划几下水就到头了,总算在异国体验了一把。

  曾经回老家时,问妈妈要不要观摩我游泳?老妈高兴地带我去体育馆。我在池里游,母亲在池边看,像在作汇报表演。母亲说游得真好,又担心我体力不支,说累了就上来。当天与妹妹通话时,又隆重夸赞一番,鼓动妹妹也去学。

  曾经在深圳开会时,趁午休到露天泳池练习,俩同事在一旁看着做保护。听着同事聊天,声音清楚时就游得自如,一旦声音远了就呛水;听他们聊得太热烈也紧张,喂,你们专注一点看我!同事笑喊,看着呢看着呢,眼睛没离开你……

  曾经在腊月冬日,游泳之后短袖毛衣九分裤光脚拖鞋溜达回家,羨煞北方亲友。

  一段时间,买泳衣成了逛街必选,差点凑足泳衣九宫格。特意挑选颜色鲜艳的,以备将来在大海中有强烈辨识度。不知是不是泳池里教出来的“学院派”缺点:若不戴泳镜泳帽,发挥就大打折扣。

  也曾经纠结于速度耐力,越心急越游不快游不远。后来,让自己专注于水的清凉,专注于透明的安静,游得心无旁骛,反倒“宁静致远”了。

  有时候,给自己的小目标也可能是一个设限,成了前行的负重。自己的世界,本来也是参差不齐的。但人接受一个不完美的自己,比接受一个不完美的世界更难。人能接受一个马马虎虎的世界,却不能接受百分之九十九优秀的自己,总是盯着那百分之一不依不饶。其实自己也清楚,那完美的百分之一,并非自己不努力,而是客观所限。

  人这一辈子,就是不停教育开导自己的过程。

  一直有个愿望:畅游香港大海。但只有一次在香港仔艇边游了几分锺,只能算体验。那片湛蓝清澈的香海,成了心里芬芳的诗意远方。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