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档案癖/克 洋

2018-07-12 03:17:12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不过是个写稿的穷鬼,文字上脑,头晕眼花所以外出散步。是谁、出於什麼原因,要跟踪我?

  寓所位处小区一角,本就人烟不多,入黑後连大街大路也不见鬼影。若不幸被劫,只能叫天不应、叫地不闻,财色兼失。遂决定不动声色,挑火车站那边人流最多的路走。

  及至安全,方转身,站定。

  她也站定。那是个女孩,蓄短髮,髮梢向前翘起。一字眉,眼睛滚圆,几分像广濑铃。我盯紧她,用眼神对她说:“老子可不是个好惹的人。”但可能做过头,她看来很惧怕,良久才门牙钉下唇,向我走来。

  “先生,可否做个问卷调查?”她把一份文件推到我面前。厚如保单似的文件,标题写道“MBTI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分类指标”。

  “抱歉,我要去开会。”

  “几分鐘!”

  我翻弄那叠一百题问卷,页角吹出的凉风持续有顷。“几分鐘。”

  “几十分鐘……不!十几分鐘……您抽烟吗?给你买烟作谢礼。您喝酒吗?”

  “不烟不酒。”

  “请您吃饭。麦当劳?”

  “不吃不喝。”转身就走。

  “……冷酷无情!”

  回头一望,她竟掉下泪来。

  这下轮到我慌,偏偏还把她带到火车站旁。路过的人望都不望一眼,那是心中有数的意思。“唉,这个中年负心汉,唉,难为这女生多年轻……”

  “有事慢慢讲。”我说。

  “人家真的很想要三十到三十五岁香港男生……我正在做足立区人口性格资料库,三十到三十五岁香港男生,罕有度达SSSR。”

  “功课吗?”

  “哪有这种功课。”她用手机按出一个EXCEL表格,裏头计有一千七百六十三行。“不同国籍、性别、年龄,不同性格。这个老爷爷已经九十八岁,是现时藏品中最老的ENFP;还有这个,肯德基的店长,待客热情,却是个INFJ。吃了十七件炸鸡才换来她的问卷……不觉得很有意思?”她抽一下鼻子。

  翌日,入黑,我们的目标是六十到六十五岁的西班牙人。“先生,不好意思,可否阻您几分鐘?”顺带一提,我是ISTJ。

责任编辑:takung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