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觅之”的气度\蓬山

2018-10-09 03:17:0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阿桂是清代乾嘉年间的重臣。担任领班军机大臣十余年,身兼将相,位次一直居乾隆宠臣和珅之上。《清史稿》评价:“然开诚布公,谋定而后动,负士民司命之重,固无如阿桂者。还领枢密,决疑定计,瞻言百里,非同时诸大臣所能及……”

  《啸亭杂录》中载,阿桂有一匹御赐良马,某日脱繮而去。马夫前来报告时,阿桂正在看书,只回答两字:“觅之。”后来马被寻获,下人又来覆命,阿桂又只徐徐吐露一字:“好。”仍读书如故。

  清人笔记中有关阿桂的纪录甚多,对其操守、气度多有称讚。前述问答中区区三字,已可窥一斑,可谓颇得大臣之体,亦足为管理者借鉴。

  一来,丢失御马,非同小可,马夫定已诚惶诚恐,极度紧张,恨不得即刻补救。此时当务之急是找马,而非惩罚过失。若上峰雷霆一怒,实是下属不堪之重,反而耽误找马。想来阿桂心中并非不急,但不动声色,轻描淡写一句“觅之”,疏解众人情绪,全力投入工作。二来,齐家治国本出一理,阿桂既是当国宰辅,又是一家之长,其角色重在让家国运行有序,各司其职,而非插手干涉琐屑细节。既然找马目标已定,让家丁放手去做便是,又何须赘言呢?

  阿桂的修为与家教有关。其父阿克敦也是朝廷一品大员。阿桂年轻时,阿克敦某次问其如何治理刑狱。阿桂回答:“行法必当其罪,罪一分,与一分法,罪十分,与十分法,无使轻重。”本以为应答得当,孰料遭到怒骂。阿克敦说:“罪十分,治之五六已不能堪……且一分之罪,尚足问耶?”阿克敦所言,用现代眼光看,似乎有失法治精神,但却很符合当时实践。刑狱往往愈求愈深,上司要追究一分,下属可能就要加压两分,势必牵连越来越广,因此重在“适中而止,则情法两尽”。

  阿桂谨守教训,冲和有度,为官甚正。权焰熏天如和珅者,对阿桂也敬畏有加。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