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人类所有问题的答案\米哈

2018-11-08 03:17: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今天我们讲故事,讲一个让我读来感到给冒犯了的故事。

  从前,有一位曾经在百老汇迷倒众生的女艺人,她以表演以男性为主的歌舞杂耍为人所知。她是每年四十周巡迴演出的高票房保证,而她演出的高潮,就在於“当一隻缠满花朵的鞦韆从空中放下来”,她“笑容满面地坐上去,腿上那条引人注目的金黄色袜带即将滑落,成为一条在空中飘蕩、人人都想要的奖赏”之时。

  然而,她厌倦这一切,她不享受男士们的欢呼,因为她看透了他们的图谋不轨,她打从心裏讨厌男人,“从要我们去试坐新车的剧场经理,到直呼我们小名的贴海报工”。因此,她决定离开这个醜恶的城市,放弃她的演艺事业,隐姓埋名,到了长岛的一个海边小村,寻找她的真爱,而她找到了。

  她遇上了一名牧师,又高又瘦,“脸长得像画裏的骑士——就像一位圆桌武士——声音像大提琴独奏,还有他那潇洒的风度”。总之,他“跟观众席那些男人完全不同”。

  还有一件事情,令到她,更加更加的爱他。她发现,这位牧师曾经心爱着另一位女士,他们见面十几次,但从来没有亲近。他们总是保持距离,而他珍惜他们这份距离。牧师心爱那女士,却一直维持在精神之爱,并且将这份爱寄情在那女士给他的一件小东西之上。他对那信物,珍而重之,放在书房裏的一个小小的花梨木盒裏。

  你猜猜,花梨木盒裏是什麼?就是那一条“引人注目的金黄色袜带”。

  女主角失望极了,断言“你只要认清楚一个男人,就会知道天下所有男人都是一个样!这就是人类所有问题的答案”。作为一名男子,我怎能认同这样的一个故事呢?作为一名著名的男作家,欧亨利何以要写这样的一个〈纪念品〉的故事呢?世界上的男人,怎可能都是一个样的呢?

  若你问欧亨利和我,有没有那一个小小的花梨木盒呢?我想,欧亨利会说没有,我也会说:没有。我们跟那一位牧师,分别可大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