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用蟹黄捞饭没有对手\潘少

2018-12-10 03:18:0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荟廷”的蟹粉捞饭

  “或者你不喜欢吃牛肉,但是很少人不爱吃螃蟹的。那麼古怪的动物,不知道是哪个人最先鼓起勇气去试?今人的话,应该送他诺贝尔奖。螃蟹,真是好吃。”蔡澜在《蟹颂》中如是说。

  民俗说“九雄十雌”,九月到十一月就是每年吃大闸蟹的最好时节,过了这短短三个月就要再苦等一年了。成熟的母蟹蟹黄金黄饱满,软硬适中,而成熟的公蟹则蟹膏丰富且黏嘴,肉质因受寒而紧致,总体口感绝佳。

  上月到上海出遊,出发前就已经和当地的朋友预定了“蟹味”料理。吃货的朋友往往也是热爱美食的同道中人,将这一餐订在了高岛屋百货楼上的“荟廷”,一家新派融合菜系的本帮菜餐厅。

  正值食蟹季节,餐厅限时供应蟹粉捞饭。即是生拆蟹黄后加黄酒、盐、高汤等佐料调味,以油炒香,再以大火埋芡。成品后的蟹粉,可以让与之搭配的任何食材都身价暴涨。

  当这道“重头戏”压轴登场的时候,我眼中都有了强光。木製托盘中,一煲盛满蟹粉的金黄,一煲乾湿程度恰如其分的白饭,好像自带射灯追光一样引人兴奋。将蟹粉铺满白饭,捞起一大勺送入口中,顿感“此味只应天上有”。满嘴油蟹腥香,好像吃下了整个阳澄湖。若是略嫌蟹腥,则可加少许薑醋调和。

  这人间至尊美味亦不可多吃,因为虽然蟹肉热量很低,但蟹黄的油脂和胆固醇颇高。一隻蟹的蟹黄就超过整隻蟹八成的脂肪和胆固醇,而蟹粉在炒製时又加了大量油,食用时要多搭配清淡的蔬菜,不要为了一时“舌尖上的欢愉”而付出三四个月的调理,可就得不偿失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