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Baby Bar/克 洋

2019-02-10 03:18: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那是个八人房,八个男人佔八张婴儿床。年纪最小的二十三、四岁,正甜丝丝入睡。最老的大概有七十岁,他与一个貌似孙悟空的大隻佬将黄色方块、蓝色三角和红色圆球,分别放入黄色、蓝色和红色匣子裏。另一个像技安的胖子自婴儿床掉下地,悲伤哭泣。

  “乖乖,没事,不痛呐!”四个保姆将他重新抬上床。

  我的床上吊挂六颗星星。我伸手去抓,但抓不着,只是中指尖碰到,星星便在我眼前蹦来蹦去。三十年前的我也曾经抓星星吗?当时我穿的,也和今天一样是天蓝色毛绒衬衣吗?回忆使我微笑。抱我进来那像水野亚美的姑娘抚摸我的额角唱歌:“小宝宝,食蛋糕……”

  正要睡着,邻床一阵骚乱。原来是那老头,他尿尿了。尿布超载,地上形成水洼像毒沼。两个男保姆进来,三两下手脚替他换好短裤尿布,女保姆拖地喷空气清新剂。不到五分鐘,房间便恢复正常,与骚乱前一样。

  不,不一样。我也想尿了。

  我朝水野亚美看去,想说要去洗手间。但这是不可以的,我只能哭。她够经验丰富,立即弯身看我的尿布,却歪脖子说:“没尿呐!”我便知在Baby Bar没有“上厕所”这回事。

  然后孙悟空也尿了,脸不改容地,又一个毒沼。我非常想尿。当然可以走,但又想,既然来了就该留下。忍不住的话,撒吧,本来就该撒。

  而我终究没能撒。一小时后才直奔洗手间。之后洗澡,换上原来的西装,繫好领带,往收银处走去。

  “体验如何?”收银小姐问。

  “完全没有变成婴儿,遗憾。”

  “Baby Bar像冥想,因此也讲天分,不是谁都可以立即做到。我们保证让你远离烦嚣,但前提是你要放下自己。你不放下自己,没有人会放得下你。”

  至理名言。

  “对首次使用服务不顺的顾客,本店给予半价优惠。八千日圆,谢谢!”

  “另外,麻烦你给我那个。”

  “哪个?”

  “这叫什麼?吹吹糖?”

  “BB哨子糖。一百五十日圆。”

  “这是我的童年回忆,可以当安慰奖呢。”我说。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