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静下来的兴奋莫名/米 哈

2019-02-10 03:18:0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这是农曆新年后的第一个周末。正如我之前所说,我是喜欢农曆新年的人,基於童年的回忆,过农曆年是感觉热闹与欢乐的节日。在初一至初三的三天假期裏,我们密集地与亲朋好友见面聚旧,每一日,晚睡早起,往往有三四场聚会,而每一个聚会都有一个共通点:吃。

  早上回老家开年饭,中午跟长辈拜年煎糕,下午到住在长辈家附近的另一个长辈家拜年吃零食,晚上回外婆家吃盆菜,晚饭后一班表兄弟姊妹再到舅舅家大吃大喝,玩到凌晨时分。一天到来不断地将东西往口裏塞,过程是愉快的,但如此生活三天以后,我的身体也差不多到了极限,感觉到一种由心而发的呆滞与燥热。

  我常常想,我们说初三赤口不要拜年,或许是时日累积而来的智慧。大家从过年前的準备,到年初一、二的密集式活动,来到年初三,大家最需要的是休息。否则,身体到了极限,脾气当然不见得好,在热闹中引起衝突也是相当合理的事。

  可是,难得年初三是一天的假,我们这些受到公众假期摆布的城市人,又怎会放过聚会派对的机会呢?

  如是者,农曆新年后的第一个周末,对我来说,实在重要。因为这个周末,才是让我身心灵意识到过年与日常分隔的那一条线。这个周末之前,我过了近一星期的忙乱,这个周末之后,我的生活要回到了我本来的规律。

  因此,这个周末,我会做什麼呢?

  美国导演大卫.连治(David Lynch)在他著作之中,曾经谈及他的创意之道,他说,自从一九七三年以来,“从没有错过一次静坐,我上下午各静坐一次,每次约二十分鐘,然后去忙我的事。”静坐的信仰与科学,我姑且不谈,但静的重要,却是我所追求的。在忙碌的生活中,静,就是休息。

  如果忙碌的一天,需要两节二十分鐘的静,那麼,忙碌一星期后的今天,就让我们静下来、慢下来,享受没有行程、没有活动的一天,以感觉静下来的兴奋莫名。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