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娱乐的真谛”/杨 骐

2019-02-10 03:18:0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刚於横滨演唱会上度过五十岁生日的福山雅治曾说:“单凭唱歌的话,我无法自称为一个音乐人,也不觉得自己在作词、作曲、编曲、弹奏任何一项上能独当一面,似乎每一方面都不是强项,所以我就把一切都用上。”唱作编弹样样都来。大概是因为第一张专辑销量太过惨烈,这一当头棒喝令他意识到自己好像身无长处。在正视了自己的局限之后,只能选择步履不停地修炼,才成为了现在这个“十项全能”的福山雅治。然而这名站在日本娱乐圈顶端已有二十多年的艺人,却仍在思索着“娱乐的真谛究竟是什麼?”

  音乐家华格纳和法兰克福学派都曾大肆批判娱乐文化的醜陋,“艺术被作为商品出卖,艺术家不得不为了纯粹的挣钱而生产”,华格纳称“这是一个前所未闻的过程”,艺术不再对一种更高的真理负有义务,而成为了“独立,孤独,以营利为目标的自我深造”。可实际上,今时今日“消费娱乐”已成为了空气和水一样的存在,很多时候,流行音乐可能早已是我们的生活及灵魂不可缺少的、最真实的依讬。

  “无论哪场演唱会,都是那天独有的东西,对那一晚的观众来说那就是全部,我希望每一期的相会都是最特别的。”福山雅治曾在广播节目这样自述道,他想把那些感性的、会让人情绪起伏的部分,那些在瞬间诞生的情绪和感受,融入到他的作品和表演之中,然后转变为有生命的、愉快的时光──这才是他所认为的“娱乐的真谛”之所在。就像他在歌曲《Freedom》中写下的:“为了未知的笑容,现在请尽心而为吧……”

  二○○○年在澳洲悉尼观看奥运比赛时,他曾一度萌生出“娱乐是否终究无法赢过运动比赛”的绝望感──“那是一种跨越语言、超越国界的感动,无关你是否清楚竞技相关的知识,运动员在场上纯粹只用身体来表现,就能让整个体育馆深陷在感动的氛围中”,这种认知令他突然产生了一种“我所做的‘娱乐’和‘运动’所能带来的感动根本不能比”的恐慌,也正因如此,想要在自己的娱乐表演中,“给大家带来犹如观看运动比赛时,所掀起的那种无法预测的感动”,成为了福山雅治为自己设下的全新挑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