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结他老师/耶 生

2019-02-23 03:18: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昨天,说到结他老师,他就突然传来一条讯息,并付上连结—他要告诉我,他的乐队复活了。

  有看这专栏都知道,我,人到中年。他作为我的结他老师,年纪也不轻了。我知道的,他是太极、Beyond那一代人,大约五十多岁吧。

  五十多岁,重新上路。

  梦想无分年龄。对我来说,这句话很难听。你若不在意年龄,何必特意指出这一点?去年,我参加了一个busking活动,回家后见其官方网页,就在我弹结他的相片下面,写上“梦想无分年龄”这句话。我表演了一整晚,水準好坏、掌声多寡,彷彿他们并不在意,就只留下这六个字?

  好了,如此讨厌这六个字,为什麼又用这六个字形容自己师傅?

  因为看过他的起落,无论音乐,无论人生。於我,音乐并不是梦想;但对他,是的,我一直觉得那团火,还未熄灭。只是随着时间,我也开始疑惑,他会不会再跑出来?毕竟日子也相对安稳下来了。

  直到今天,这个讯息,我感觉到,他回来了。他告诉我,“终於可以自由自在玩音乐”,这句说话背后,究竟藏着多少故事?

  他并不红,但也不完全籍籍无名。“没有去好好珍惜,珍惜这情感……”,如果你能哼出音符,那你就曾经是他的知音人。有些人在乐坛留下无数足印,有些人留下一首无悔的作品,也有些人,像他,留下了一句歌词和旋律。已经不赖了,多少歌手连一句歌词都没有。

  他不是主唱,但他是乐队的灵魂人物,主唱换了几个,队员也换了几代,就只有他和乐队的名字,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仍然奋力站起来。

  他叫Eric Mo,乐队是Tequila。这是奇妙的缘分,我是他的学生,但我却看着他的乐队出身,上《Sunday新地带》、《劲歌金曲》、拍广告,后来他带同我的乐队每个星期到电台做节目。然而,我脑海永远定格於第一次听他们录音(我去上课,他们还未录好),他们唱的那首歌,我和同学都惊艳,很好听(比之后出碟的歌都好听),可是这首歌却被淘汰掉,从未推出。

  今次,会再听到这首歌吗?

  莫名的期待着。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