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改诗之仇/蓬 山

2019-02-23 03:18: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诗人邵燕祥总结创作心路时曾说过:“诗是诗人的生命之花,是用自己的心血、用精神、用生命浇灌的。”因之,诗人常把作品当作命根子,不容玷污诋毁。

  唐代诗人杨衡最珍视的一句诗是“一一鹤声飞上天”,时常吟咏,孤芳自赏,以“鹤声”比喻自己诗作高洁,声韵响彻云霄。有人剽窃杨衡的诗文而科举登第,恰好杨衡也高中,冤家路窄。杨衡盛怒质问:“一一鹤声飞上天,在否?”该文抄公倒也十分机敏,回答说:“此句知兄最惜,不敢偷。”杨衡方才转怒为笑说:“若是,犹可恕也。”

  当然,全文照搬的是少数,更多的是摘抄一二佳句。有些属“複製黏贴”,投机取巧;有些则是青出於蓝,别有气象。知名的例子如王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脱胎於南北朝庾信《马射赋》中的“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句式上如出一辙,但一春一秋,一昼一暮。庾文浮丽华彩,王文慷慨感叹,千百年来被无数后来者引为知音共鸣。

  庾信的“粉丝”不止王勃,杜甫也是。杜诗“薄云岩际宿,孤月浪中翻”,就出自庾诗“白云岩际出,清月波中上”。杨万里认为,“作者不及述者”,也就是述者杜甫,将作者庾信的诗昇华到了新境界。

  不过,也有恶意改诗,对原作者进行人身攻击的。王穉登是明代中晚期江南文坛巨擘,但与同乡周天球不睦。两人都是书法大家,互相鄙视。王奚落周书为“蚯蚓拖泥”,周嘲笑王书为“螳螂打拱”。

  王穉登在北京参加内阁考试时作了咏紫牡丹诗,内有一句:“色借相公袍上紫,香分天子殿中烟。”既写实,又应景,相当精巧,极为大学士袁炜嘉赏。周天球知道后,故意将“袍”改为谐音“脬”,“殿”改为“屁”,顿时点金成铁,极尽戏谑讥讽。王穉登愤甚,两人遂成深仇。平心而论,周天球此举确实有失雅厚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