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家务劳动/米 哈

2019-03-15 03:18:3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星期五快乐,快乐的原因大概是忙了一星期的工作,终於到周末,不用劳动,享受生活。当然,还有不少人要周末加班继续劳动,但你们是不孤单的,有一种劳动跟你一样没有放假,而他们根本甚至没有加班的概念,他们从事“家务劳动”。

  我们的社会用了不少包装纸,包裹家务劳动。因此,家务是一种美德,又是一种责任,而在社会的预设之中,家务劳动更是女性的责任、男性的美德,好像女性天生就要做家务,而男性做家务却顿时神圣了。这个家务劳动的不公,落入女性作家眼裏,更是刺着眼球的一根针。

  在谈及婚姻生活时,王安忆便写到她对家务的抱怨:“我们在理论上先明确了分工:他买菜、洗衣、洗碗,我烧饭。他的任务听起来很伟大,一共有三项,而我是一项。可事实上,家务裏除了有题目的以外,还有更多更多没有名字、细碎得羞於出口的工作。”

  在家务劳动中,女性不单在任务上吃亏,甚至在社会价值上吃亏,“他在办公室裏专心一志地工作,休息的时候,便骑车出去转一圈,买来鱼、肉或蔬菜……当人们问起他在家幹什麼的时候,他亦可很响亮地回答:‘除了买菜,还洗碗、洗衣服。’十分模範的样子……而谁也不会知道,我在家裏一边写作一边还须关心着水开了冲水,一会儿,里弄裏招呼着去领油粮票……”

  在外出工作的你,或者会以为家务都是“手板眼见功夫”,一蹴而就,但王安忆写到节骨眼:“家务最重要的不仅是动手去做,而且要时时想着。比如,什麼时候要洗床单了,什麼时候要扫尘了,什麼时候要去洗染店取乾洗的衣服……”

  家务劳动不仅佔据了她的手,更佔据她的心,而最难过的是“为了永远也做不尽的家务,吵了无数次的嘴……他便用我小说裏的话来刻薄我:‘生活就是这样,这就是生活。’这时方才觉出自己小说的浅薄。”

  快乐的星期五,抹去刻薄,记得好好肯定为我们出外工作而在家劳动的那一个他或她。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