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普通读者/为什麼我们会有炸鸡件吃?/米 哈

2019-05-15 03:18: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相信大家都不会对黄色拱门连锁汉堡包店陌生,它是小孩子梦寐以求的生日会场地,它是年轻人的约会、自修,以至三五成群的聚散地,它是上班族在仅有十五分鐘用餐时的恩物,也是旅行外地连续吃了数餐奇怪食物后的救星。

  这都不是为这间店卖广告,而是指它的确成为了常人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会对它有集体回忆,有人会储它的玩具,经济学家会以它的汉堡包定价作为各国物价指标,而社会学家研究它的管理系统,以至全球化操作更不在话下。但,我今次想说的,不是它的文化,也不是它的汉堡包,而是它的炸鸡件。

  黄色拱门的炸鸡件(加黄芥末酱),是我其中一种“舒适食物”。有时当我没有食慾,或在生活中感觉不知所措时,我就会想起这一盒六件的炸鸡件。我想,这跟儿时回忆有关:从前,母亲带小学生的我和妹妹到这汉堡包店,吃汉堡包当然是开心事,但毕竟那是正餐,但若然母亲容许我食炸鸡件,那就是更开心的事,因为炸鸡件是介乎於正餐与零食之间的“物体”。

  我称这炸鸡件为“物体”,真的也不为过,你想想那鸡件,它哪一个部分像鸡?它又是来自鸡的哪一个部分呢?这炸鸡件是黄色拱门汉堡包店设计出来的,而它真的能够推出市场又有一段故事。

  话说,当汉堡包店成功製作这款炸鸡件后,迟迟不敢推出,原因在於担心鸡肉价格的不稳定。另一方面,鸡肉供应商虽然很想得到这生意,但也不敢接受汉堡包店提出的固定报价要求。双方的合作胶着,而炸鸡件迟迟未能上市。

  因此,国际著名投资家瑞.达利欧(Ray Dalio)介入此事,提议鸡肉供应商以购买穀物期货和豆粕期货的组合对冲,以平衡饲料成本的波动。最终,鸡肉供应商成功提出固定报价,也让炸鸡件能够正式面世。

  你听得明白瑞.达利欧的期货组合建议吗?反正,我听不懂,而这故事的重点,对我来说,在於:原来,那炸鸡件真的是鸡肉製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