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红尘记事\前辈\慕 秋

2019-06-10 07:41:2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资深传媒人员联谊会”最近开了个时事座谈会,旧同事阿梅将参会者的发言传到我手机上,当我看到何世柱、许燊的照片后不胜唏嘘,即告诉阿梅:“他们老了啊!”阿梅回覆说:“我们自己不也老了?”是的,光阴在不觉间消逝而去,时间不老,人是一定会老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应聘在某报任编辑,在编辑部三楼的一角,是时任社长何世柱夫妇的办公室,当他们二人走出来前往影印室,常会在我桌前经过,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当年,他们未有老态,何先生仍步履稳健,何夫人仪态优雅,而我则正进入中年,好奇心未泯,精力旺盛。

  许燊当时也在这个报刊工作,是我的顶头上司,就坐在我的旁边。他的年龄应比何世柱还年长,记得他说起两个优秀的儿子已工作,而我的孩子那时还是少年。他现年应已八十五岁上下了。许燊总是乐呵呵的,常常贪舒服不穿鞋,光脚踩在地板上,光脚走来走去,他不像何世柱是富二代,他的人生经验非常贴地气,口中尽是街头巷尾的陈年趣事,编辑部的年轻人都喜欢听他说笑,他不经意间教会我们许多简易可行的生活之道,比如宵夜什麼最好吃?出门开夜工兜裏装多少钱合适?遇打劫别不捨得给钱……一晃,二十多年未见过这些老前辈了,缘分止於那个报刊。

wusiupikwa@yahoo.com.hk

逢周一、三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