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风陵夜话/三类人/耶 生

2019-06-12 03:13:3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今年法国网球公开赛亚军添姆(Dominic Thiem),在这个赛事中捲入了一则新闻。

  话说大部分网球员,赛后都会举行记者会,答记者问题。添姆世界排名第四,人称“泥地王子”,是法网冠军热门之一,赛后被分派到最大的记者室,合理之致。岂料记者会刚开始不久,就有工作人员请他让出记者室,原因是“女皇”莎莲娜.威廉丝(细威)刚输掉比赛,她心情不好,想马上做完访问离场。

  添姆不满,说了一句:“我不再是一个年轻球员了。”意谓他不应该被视作可以欺负的对象。但他或许有风度,或许为大局着想,或许真的怕了女皇,嘀咕两句,仍然乖乖地让出记者室。

  赛后,有人狂轰细威霸道,有人飙骂赛会没有顾及球员感受。但有趣的是,也有人因为“不知道添姆是谁”而力撑细威,认为女皇出局是网坛大事,她应该享有受访的优先权。

  后来,赛会出来道歉,承认行政失当。据说当时细威只是表达希望尽快有房间开记者会,没要求最大的记者室,更不知道记者室有人。想是职员见“女皇”发怒,吓得魂不附体,顾不得礼仪,把不会发怒的添姆赶离记者室。

  面对无理要求,作为一个无权无势的小职员,应该如何应对?或许真的不能苛责赛会,因为这中间反映了两个现实:一是,只要你够强大,即使不是出於你的意愿,但也会有人替你开路,像细威;二是,只是你够好人,人家就觉得可以委屈你去解决他的问题,像添姆。

  我们常说制度,但我只会说有制度总比没有制度好,因为运用制度的,都是人。而如果人没有足够的权力,是保护不了制度,情况就像那个小职员,在细威的怒哮下不敢请她再等一会,而要急急忙忙在制度以外找寻解决办法。

  如果你不是细威一类人,那就应该经常碰到小职员或添姆的遭遇。社会就彷彿只有这三个角色,即使你想当一个公平的小职员,做一个据理力争的添姆,可是似乎没有这样的能力。要保护制度,甚至改变世界,剩下的只有细威这类人了。

  这也许是最卑微和最悲哀的渴望。

  yeahstudio55555@gmail.com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