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园/“乾儿子”的境界/蓬 山

2019-06-13 03:13:2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乾爹”如今已是个负面词,但凡牵涉到“乾爹”的新闻,多半没好事,不是贪腐,就是桃色事件,抑或兼而有之。父母如天,为人子者岂能随意称呼他人为爹娘?尤其在官场商场,乾爹契仔之间,基本都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罢了。

  其实这不是新鲜事,也堪称“自古以来”。照例以四大名著为例,若没有“乾爹”,不知少了多少精彩,甚至情节都进行不下去。《三国》开头几回最出彩的人物其实是吕布,比刘关张戏份还足,讲的就是吕布与三位乾爹丁原(字建阳)、董太师和王司徒曲折迴环的故事。所以书裏把吕布叫作“三姓家奴”。

  《西遊记》陷空山无底洞裏的金鼻白毛老鼠精,是唐僧的“迷妹”之一,也有通天人物作乾爹,洞府裏长年供着“尊父李天王之位”和“尊兄哪咤三太子位”,气得孙大圣拿了牌位、香炉上天庭告御状。

  贾宝玉也有给人当乾爹的桥段。贾芸是后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儿子,比宝玉还大四五岁,见到宝玉后“请宝叔安”。宝玉看他斯文清秀,看玩笑说“倒像我的儿子”,贾芸忙说:“如若宝叔不嫌侄儿蠢笨,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化了。”

  《水浒传》的乾爹,最为“跑偏”。靠踢球发迹的高俅,当了太尉之后,因为没有亲儿,就把阿叔高三郎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堂弟,过继作乾儿子。就是这位花花太岁高衙内把百万禁军教头林冲逼上梁山。按理说,官职可升可降,钱财可多可少,这辈分岂是像高衙内这样随意降级呢?

  本栏此前曾写过,五代时的张洎,投靠大臣张佖时,先是自称“从表侄孙”,而后随着自己发达显贵,辈分水涨船高,一步步自称侄,自称弟,最后乾脆视张佖为部下。而一些反向的例子则是,当巴结的对象地位越来越高时,有些识时务的“俊杰”,便及时的自我降低辈分,乾爹成了乾爷爷。主角就是高太尉最铁杆的盟友蔡太师。 (上)

  gardenermarvin@gmail.com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