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普通读者/解忧/米 哈

2019-06-14 03:15:5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有时会想,所谓忧伤,忧是如何伤人的呢?对我来说,忧伤之伤人在於它的难以痊愈,就像一道疤痕下发炎的伤口,表面上看似结痂,底下却在隐隐作痛。忧伤,是一种缠绕的痛。

  东野圭吾的小说《解忧杂货店》,或它的改编电影,大家或许都读过、看过。故事讲述一间名为“浪矢”的杂货店,除了售卖日常用品,老闆还提供“解忧”服务,只要人在晚上将写了烦恼的信投入铁捲门的收信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的牛奶箱找到解答信,而《解忧杂货店》的故事,就在三名年轻人偷偷闯入这杂货店开始。

  我没有十分喜欢《解忧杂货店》,原因是我实在太喜欢东野圭吾早期的作品,而《解忧杂货店》明显是一个新转向,但在书中,东野圭吾还是扮演着叫人按主题思考的指挥家,谈到忧伤的人,他写道:“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一个洞,重要的东西正在破洞逐渐流失。”这句之精妙,不在破洞,也不在流失,而在於“逐渐”。

  如果我们容许忧伤缠绕,我们会慢慢的、逐渐的失去了内心的重要东西。於是,我们都有解忧之必要,但忧,是如何解的呢?

  浪矢老闆可以为客人解忧,全然因为他细緻而满有同理心的回信吗?我想,一半一半吧。忧伤的人,得到他人的关注、聆听,以及真诚的回应,的确可以修补内心破洞的一半,但另一半的收补却在於:忧伤的人先将自己的忧伤写下来了。

  你问:“写下来,就能够完全解忧,有这麼神奇的事吗?”的确没有这麼神奇,也没有这麼绝对,但“写下来”的解忧力是肯定的,同时,我也相当肯定,如果你真有这样的疑惑,你应该是一位没有习惯写日记的人。

  写日记,就像给自己寄信。当你在纸上写下烦恼,烦恼也会慢慢从心底转移到纸上。作为一位长期写日记的人,我肯定“写下来”的解忧力,同时希望你给这解忧法一次机会。你就试试将心中的烦恼,写下来,再感受一下怎样。就试一次吧?

  m.facebook.com/mihaandlouis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