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负暄集/一隻麻雀/赵 阳

2019-06-19 03:13:2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那天早上,绵雨如丝。我从港铁天水围站出站,来到一个人流不多的出口,在连廊平台上停下脚步,从书包裏拿出前一晚準备的早餐—一块粗糙的麵包,心想:趁这裏能避雨,人也不算多,就赶紧把早餐打发了吧。

  我刚刚咬了一口麵包,就看见一隻麻雀落在了连廊的围栏上。那麻雀显然看见了我,牠落脚的地方距离我十米左右,侧了侧脑袋,然后注视着我。围栏在我前方大概两三米的样子,我拿不準牠是有心还是无意,於是试探着凑向围栏。我缓缓地、轻轻地移动脚步。麻雀见我向围栏移动,牠竟然也一点一点地向着我移动过来。只不过,牠是小心地蹦跳着,仍然盯着我。看得出,牠的眼神很複杂:既有些渴望,又保持着丝丝警惕。

  近了,又近了,不到两米的距离了。我能够非常清晰地看到牠腹部细的绒毛、淡黄色的爪子,以及牠嘴巴裏面叼着的一条小虫子。这是一隻觅食的雌麻雀。这泥泞的雨天,或许找些吃的并不容易,抑或不远处的某个屋檐下、草丛裏或是树梢上,牠嗷嗷待哺的孩子正焦急地等待牠的归去。牠打量着我,和我手裏的麵包。我一下子明白了牠内心的渴望。我本打算撕下一小块麵包扔给牠,却又担心这一小块给牠的麵包若太多或是体积太大,会惊吓到牠或是牠根本带不走。於是,我咬下了极小的一口,用纸巾垫着,小心翼翼地铺放在围栏上。然后,退回到之前的位置。

  麻雀蹦跳着过来,望了望我,然后极快地衔起那一小口麵包,跳了两下,扑棱着翅膀,轻快地飞去。我把纸巾取下来,丢进了垃圾桶裏。

  坐上巴士,我还在想念这隻麻雀。我想念牠礼貌又知止的眼神。牠没有得陇望蜀,更没有在衔起我给牠的那一小口之后,一直盯着我手裏的麵包、期待更多。牠轻快地飞去,只留给我一个感激的眼神、幸福的背影和美好的清晨。日日奔波的我们,或许应该学一学这麻雀,得到自己该得的,放下太多欲望,於是,也就能少一些为了名利而“不得不”的卑躬屈膝和摇尾乞怜,保持一些体面的尊严和美好。

  jackeyzhao2018@gmail.com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