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片尾曲\舖租之谜\克 洋

2019-07-11 03:03:3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先生您好!”穿黑制服、紮马尾的女孩向我做个灿烂的笑容。“请问几位?”“等等。”我说。我想先好好看清楚这店。

  一望而知,这是一家不应该存在於此的店。简直像在十八层地狱中夹一层天堂,电梯门一开便知去错地方。在古法按摩、风水术数、印傭介绍所和其他商店间,突兀地竖起仿真度高的白色外墙、设计清新活泼的电子广告版、耀眼若神明启示的巨大招牌。殷勤好客的太阳花女孩问:“请问几位?”

  便是这样的店。“觉得如何?”比我先到的饮食记者已在一桌等候。“觉得你说得不太对。”“哦?”“你说这是资本主义的店,但按资本主义逻辑,它根本不应该在此。”

  他咧嘴笑起来,同时用右手中指擦耳背,彷彿在算计什麼。我知道这极有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偏见,但他的短髮、黑框眼镜、嘴巴上下的髭鬚,以至那件蓝白横纹T恤和黑色西装,无一不令我想起“算计”二字。要是活在古希腊,他大概会被拉去造大理石像,标题便是:算计之神。

  算计之神兼饮食记者说:“你讲得不错,一部分。”“另一部分呢?”“资本进来之后的改变。首先是PCC再买入周边几个店舖。原来的Pizzaiolo很小,只比现在的厨房大一点。这裏是四个舖位合併起来的结果。这麼着,PCC成了这个小商场的大股东。它发起商场翻新,其他舖主就凑钱。等到装修好,做点宣传,人流增加,舖租就暴升。风水佬和菲傭负担不起就踢走,换入能赚钱的生意,卖衣服或化妆品什麼的。舖换掉,人流便更多,舖位便又更贵,持有四个舖的PCC也就大赚一笔。要继续留守或是收割,都随他们的便。”“这个也在做调查报道?”

  他摆手。“报?报什麼?逻辑合理,手段正当,连小混混都不用登场。这种事每日都在世界上发生,毫无报道价值可言。”“可为什麼还经常来?”我说:“总不至於是喜欢这裏的食物吧。”他再次展露那个算计的微笑。“先点菜。水牛鸡翼可以吗?”

(说故事的人之二十七)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