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笔记新说\“早离了”\陆布衣

2019-07-11 03:03:3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南宋周密的笔记《癸辛杂识》,后集有《祠神》,讲到了宋代高考前考生的焦虑。

  除夕夜,太学生拜神,用枣子、荔枝、蓼花三种果子,取“早离了”的意思。他们去遊西湖,一般都不去三贤堂,因为乐天、东坡、和靖,三个人名裏有“落酥林”的意思。一般读书人都被学习煎熬过。刻板的模式,枯燥的经典,“中举”、“及第”是诱人的果子,但只有极少部分人才能摘到,大量的都从独木桥上摔下。

  不管中不中,都希望“早离了”,脱离苦海。学生高考完将书丢掉、烧掉,就是这种情绪的发泄。除“早离了”,还要吃很多东西。吃猪蹄,意为有可能碰到“熟题”,细加研究,那些久经沙场的,题目真有可能押中。亲友间赠笔及吃定胜糕、米糉,意为“笔定糕糉”。祈祷之后的祝文,最好这样写着:“伏愿瞌睡瞭高,犯规矩而不捉;糊涂学道,屁文章而乱圈”。监考老师因为前一天聚会,醉得深,眼皮重得很,不由自主地开一隻眼闭一隻眼;人工批阅,因为学识水平不一样,极有可能公说公有理。

  三贤堂还是不去了,白乐天、苏东坡、林和靖,即便是偶像,也因为白乐天名字裏的谐音,而连累了东坡与和靖,读书人要远离,谁也不想落第!他们要拜孔圣人,给文昌君烧高香,拜佛求籤,将影响考试和录取的所有不利因素全部抛除。

  明知道这些东西和考试没有关係,他们也都是读了很多书的,为什麼还要去拜?有人说,拜了心裏踏实,再考不好,不怨天,不怨地,只怨自己。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