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书之妙道\直趋与绕行\邓宝剑

2019-07-11 03:03:3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在点画的转折处,有直趋与绕行的不同。直趋是从一个部分直接转变为下一个部分,绕行则是在一个部分结束后,採用迂迴的路线转变为下一个部分。比如《兰亭序》中“信可乐也”的“乐”:

  “乐”字的上半部分先写中间再写两边,左右两个“幺”一气呵成,其中共有四处从左下变为右上的转折。第一处,向左下的一段笔痕与向右上的一段笔痕重叠在一起;第二处和第四处,向左下的行笔结束之后直接转变为向右上的行笔;第三处的行笔路线略有不同,向左下的行笔结束之后,向左上绕了一个弯,然后向右上行笔。这四处转折,第二、三处为直趋,第四处为绕行,第一处是居间的情形。

  在“乐”这个字形中,直趋与绕行的变化需要细细体味才能见得分明,而在怀素《自叙帖》裏,二者的对比非常鲜明,比如“当、徒、增”三字中的绕行便一目了然。

  从审美的角度看,直趋显得简洁痛快,绕行显得婉转悠长。直趋与绕行涉及转折处的行笔技巧,自然属於笔法的问题;而在多处转折中,二者构成对比、映衬的时候,整个字形乃至通篇也会显得耐人寻味。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