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墟里/打嗝始末/叶 歌

2019-07-12 03:03:3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父亲吃了冰西瓜后打嗝不止。母亲上网查找,让他试验各种土方,如喝水,掐虎口,口含温水弯腰九十度再缓缓嚥下温水。千方百计都不管用。他说话打嗝,吃饭打嗝,睡觉也打嗝,自己寝食不安,我们看着也难受。

  打嗝或曰“逆呃”是父亲的老毛病,是食道与胃部间的膈肌痉挛造成的。长期止不住,不但影响正常生活,而且会造成胃液返流,侵蚀食道,引发病变,不可掉以轻心。他初次发作是十几年前,离上一次发病也有五六年了。当初也是针灸、服藥都无效,最后医生开了麻痹中枢神经的猛藥,这才止住。既然知道该用哪种藥,为什麼不马上去配呢?

  原来,这种藥需要医生处方,还得保证藥房有藥。而这两者对普通人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父母退休前从教多年,好歹有些人脉。他们分别打电话,拜讬同事及医师去谘询,连问本市的大医院都没藥。之后,他们又分头行动,去挂号找医生。冒着烈日出门,排队折腾半天,结果依然令人失望。最后,他们灵机一动,想到治疗精神疾患的医院,打车到远在城郊的精神卫生中心,这才配上藥。此时离父亲打嗝发作已是第三天了。

  服藥后,父亲打嗝逐渐止住。嗜睡、晕眩等不良反应只能算小事了。我却感叹国人看病真难。医生负担重,医疗资源不足早就听说,现在看来藥品也不齐全。而且,配藥难并非是因为疾患太过稀罕,听说很多中风、脑梗幸存者都需要长期服用此藥。连基本的信息都查找不到,就不得不归咎於医藥的电子档案不健全、不联网了。

  要解决老百姓的医疗问题,还要硬件、软件一起抓,人事、基础设施都要搞才行呢。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