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普通读者/儿 戏/米 哈

2019-07-19 03:29:0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爱尔兰传奇作家王尔德,写了一部经典剧作,名为《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中文译名《不可儿戏》与原名出入很大,乃是译者余光中权衡王尔德语言遊戏之下的翻译选择。“Earnest”一词,在剧中一语双关,既解作“真诚”,又是剧中主角的名字。在此,余光中选择了意译,以剧作的主题为本,命名此剧为《不可儿戏》。

  此剧,有多儿戏呢?简单来说,故事涉及两男两女,男一与男二是称兄道弟的好朋友,男二是女一的表哥,男一是女二的监护人,而男一爱上了女一,即男二的表妹,男二爱上了女二,即男一的监护对象。这样的关係图够複杂了吗?未算!

  因为各自的原因,男一与男二都错有错着以“Earnest”为名字的假身份,与两个女主角交往,以至后来两个女主角以为爱上了同一个负心男。故事尾声,水落石出,但又峰迴路转,原来,称兄道弟的男一与男二,是失散多年的兄弟,是真兄弟,而结局,当然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大团圆。

  骤眼看来,这是一场闹剧,充满荒谬与笑话,但就如王尔德本人所说“人应该永远保持一点荒谬”,为什麼呢?因为只有当我们保持一点荒谬,才有能力认认真真而充满活力地看待世界的荒谬。在《不可儿戏》裏,幽默与闹剧不断,却是苦中作乐,控诉着维多利亚时期贵族的虚伪与封建、人性的贪婪,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失信。

  在《不可儿戏》裏,有一句励志的经典台词:“我们眼裏的苦涩艰难,通常是经过伪装的祝福。”但,真的吗?以荒谬面对残酷世界的原则,真的能持之以恒吗?苦难,真的能成为我们的祝福吗?我想,可以的,若然我们真的能跨过了苦难。

  一生苦难的王尔德,到了晚年,儿戏不再,胡闹不再,而在监狱与文字裏,以及文字的监狱裏,思考苦难与痛楚,在晚年的《深渊书简》裏,他写下:“疼痛不若欢愉,它不戴面具”。晚年的王尔德,无法迴避苦与痛的真实,现实的残酷,有时就是容不下儿戏。

  m.facebook.com/mihaandlouis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