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负暄集/何医生/赵 阳

2019-09-11 04:24: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四个星期前,我不小心把右手的中指弄伤了。当时在深圳出差,於是到当地颇有名的一家公立医院看专科医生。无奈患者实在太多,当天根本不可能排上,只好挂了急诊。即便是急诊,也等了足有两个鐘才轮到我。医生为我安排了X光和血常规检查。又等了个把小时,待所有结果都出来了,告诉我:“右手中指末节筋腱断裂,要做手术。”我试探着问:“有不需要手术的办法吗?”回答斩钉截铁:“没有!”

  彼时,公司的事情又急又多。我决定回香港做手术,至少方便些。保险经纪为我约了尖沙咀的一家诊所。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何医生。他看了X光片,很认真地告诉我,这种情况有两种处理办法,可以保守治疗,也可以做手术。“保守治疗的好处是,让筋腱自行恢复,以后不影响功能,但坏处是,中指不能如之前那样笔直地竖成九十度,不过也不会太坏,大概有八十五度吧。”何医生一边说,一边给我比画着。他见我很紧张,就问我平常有什麼爱好。我说“网球和钢琴”。他笑了笑,说那保守治疗或许会好些,要不然以后功能受影响,可能会让你心裏一直不舒服的。

  何医生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笑起来很阳光也很甜。他的普通话带有很浓的港味,却不影响交流。“您确信不用做手术吗?”我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有手术费却不赚的医生。“做手术会让手指美观,但功能会受限,比如你打球的时候握球拍会有影响。”

  何医生的专业,让我放下心来。何医生还说,在手上的手指上装一个支架,也不影响工作,四个星期后基本上就可以全恢复了。我很感激,也很欣慰。因为去医院之前,我问过朋友,倘若手术,大概要两万港币左右,医生自然收入也高。而我这次带着做手术的打算却选择了保守治疗,只花了几百元。

  从专业出发为病患着想,不唯利是图金钱至上,这是良心,更是城市的温度。

  jackeyzhao2018@gmail.com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