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 园\心宿二\蓬 山

2019-10-04 04:24:3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夜空中的星星,予人类以无穷的宝藏。农耕时代的人民,靠它识别节气,春播秋藏;航海家靠它辨认方向,驶向彼岸;巫师和祭司,用它借喻启示;诗人的灵感,哲学家的思索,科学家的观测,都凝聚在一颗颗明暗不一的星星身上。

  在北纬36°附近的华北地区,秋天黄昏时分到夜幕降临,天空最先出现的那颗明亮的星辰,就是心宿二。在它的光芒之下,周围一切都显得暗淡。因此,在北半球的夜空中,心宿二是全天最孤独的一等星。这就颇符合笔者的宅男脾性,格外增添了一份好感。

  依照中国古老的二十八宿劃分,这颗星属东方苍龙七宿的心宿。在道教的星宿形象设计裏,心宿的代表动物是“心月狐”。《镜花缘》中,武则天就是心月狐下凡,化身女皇,错乱阴阳,夺取李唐江山。而在古遥远的希腊星座体系中,这颗星位於天蠍座的心脏部位,由於散发红色的光芒,被称为“火星的对手”。

  在《诗经.国风.豳风》吟诵的“七月流火”,那颗“大火星”也正是心宿二,当它从中天慢慢西沉,天气转凉,田禾丰收,秋天便到了。现代天文学知识则会告诉你,心宿二是一颗红色超巨星,体积相当於三点四亿颗太阳那麼大,距离地球五百五十光年。现在看到的星光,其实是五百五十年前发出的,如今才到达地球。公元一四六九年,明宪宗成化五年,在西方,拜占庭已灭亡於奥斯曼帝国,大航海时代蓄势待发。

  我等凡人,自然不能像康德那样,在仰望星空时萌生源源不绝的哲学思考,也不能像诸葛亮那样夜观天象而知生死祸福。但一颗心宿二,却散发着穿越古往今来、东方西方、文学科学的魅力。千百年来,它承受了不同地方不同心境的仰视目光。不论农耕还是航海,赋诗还是科研,星星以周而复始的轨迹,在天空留下永恒的标记。凉风习习的秋夜,蒲扇轻摇,品味不尽。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