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文艺中年\老医师\轻 羽

2019-10-09 04:24:1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在年轻时代开始,身体若感不适,都会尽量先选择看中医。其后香港政府对中医和中藥规範化,中医亦有註册证明,那便令到更多市民对中医有信心。我知道现在不少人患病时仍是习惯先看西医,吃过几次西藥之后,便转看中医吃中藥调理身体,病情就会逐渐康复。

  有说看中医要有“医缘”,即是粤语“夹唔夹”的意思。多年前,我在湾仔区工作的时候,在皇后大道东洪圣古庙附近有一家小小的中藥店,有一位年长的中医师长驻店内。我身体抱恙便会光顾该医师。后来我转换工作环境,有一段日子不再前往湾仔,於是便没再见到该医师。隔了一两年,我染病后再专程到该藥店,却发现整间店都已不在,大概是楼宇被收购而等待重建。

  往后唯有另觅良医。有些中医十分年轻,看来“火候”未够;另一些中医沾染了西医的习惯,未看病便先问病人有否购买医疗保险,若病人说可向保险索偿,那麼医师便会给予一些名贵藥材以作补身。对此我并不敢恭维。

  终於在住所附近商场的中藥店遇到一位老医师。他的短髮灰白,脸上满布皱纹,我当然不会亦不好意思问他的年龄,但我估计他起码年逾八十。不过,老医师说话中气十足,眼睛炯炯有神,每天前来求诊的大不乏人。该藥店没有预约制度,病人到来都要在门口排队等候,但是病人仍然络绎不绝。

  每次求诊,我的心情都十分矛盾。因为老医师望闻问切,十分仔细。理解病况之后,他慢慢一字一句地书写藥方,过程中又会反覆思量。我轮候时便粗略计算过,每个病人要二十分鐘才完事。即是排队时若前面有三至四个人,便要等一个多小时,不免令人焦急。

  然而,我仍是继续光顾老医师。前阵子,某天听到他与藥店的店员耳语,好像老医师的太太因病离世,但当天老医师仍然如常到来开诊,不愿将病人置之不理。我感受到这就是医德,并非科学化的医学所能传授或解说。

  cloud.tkp@yahoo.com

  逢周一、二、三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