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閒性閒情/茶逢知己清风生/李英豪

2019-11-08 04:24:2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从前有位朋友,最初仅数面之缘,认识不深;大家说他是个“茶痴”,爱收藏珍罕名茶,但从来没有拿出来示人,也没有邀人共茗。有一回,在旧书店碰上,他竟然主动请我到附近居处一聚。閒聊茶事,愈谈愈投契。他口沫横飞,眉飞色舞之余,从书柜信手掏出我在多年以前所撰的几本《茶艺》专书(早已绝版),说是在旧书店偶然找到;并随即端上一小包福建安溪“铁观音”,以紫砂小壶泡之。由於茶叶有“青蒂、绿腹、红镶边、三节色”的特点,一望而知必属上等货。果然,第一泡用来冲洗茶叶倒掉后,再泡浸约一分多鐘,倒进小杯,茶汤金黄,香气芳馥扑鼻;细啜味醇回甘,洵属极品,难怪叶面起了一层层薄薄“白霜”的“沙绿”(无知者还误以为“发霉”)。那种持久的幽幽兰香,古代雅士称作“观音韵”,独特难得。大可借元代诗人刘秉忠《咏云芝茶》四句诗形容:“铁色皱皮带老霜,含英咀美入诗肠,舌根未得天真味,鼻观先闻圣妙香。”自此,閒来遣兴,相约品茗,谈茶说艺,乐在其中。人们指“酒逢知己千杯少”;而茶逢知己,一小杯好茶足矣。可惜这位好友猝然长逝,临别慨赠珍稀的“宋聘”和印红字“云南七子茶饼”。前者为上世纪三十年代以前一老字号出产的陈年普洱,后者为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笔边纸包装的普洱茶极品,历来俱奇货可居;寻且像宋诗所咏的普洱:“香於九畹芳兰气,圆如三秋皓月轮。”龙井贵鲜,普洱和知己皆贵陈。现今茶饼仍在,捨不得泡饮,正是“爱惜不赏唯恐尽”;无奈好友早已不在。有时凝视喝空的茶杯,不禁怅然,总留一些怀念和哀伤。

  这段往事常使我想起唐代诗人卢仝(玉川子),正在日高丈五浓眠之际,收到茶艺好友孟谏议特意寄送来的新茶,十分感动,诗情大发,走笔写下谢诗《七碗歌》,“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乘此清风欲归去”。观宋代两位画家钱选绘的《卢仝烹茶》图(见附图局部),以及刘松年所画同样的题材,不免使人如历历在目。茶逢知己,是人生一大乐事;知己已缈,却是一大憾事。生命哀乐总如斯。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