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红尘记事/女性之美/慕 秋

2019-12-03 04:24:3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曼谷生活期间,曾於华文报章读到一篇文章,题为“醜陋的香港女人”,作者能用华文写稿,大约是华侨。文章大意是说,他常去香港,留意到那裏的女人不是矮胖就是矮瘦,身段不玲珑,皮肤不细白,五官不娇俏,笑容不迷人,说话死板板,温柔说不上,没有泰国女性美丽……我当时想这作者是在胡谄吧?我在香港的姨妈、大嫂、弟媳全是不胖不瘦的女性,表妹虽略胖略矮些,但她第一次到北京玩耍时,满头鬈髮,活泼可爱,早上喝加奶红茶,晚上必洗暖水澡才肯就寝,少女风情或许比当时的北京妞儿有趣多了,也不比眼前这满大街的泰国女人差呀?

  至今,我这个外省女人在香港已生活了三十多年,也走过不少国家,见识过许多种族的女性,比较后产生不少看法。曼谷那位作者或是未能真正了解香港女性,仅是在表面层次一概而论。要说高挑,大批粤籍女性并不太高,但泰国女性也非一百分,要说皮肤五官及温柔,绝不会比泰国女人差。事实上,香港女性是多元化的,东西南北混血,高矮胖瘦多姿。

  从个性看女人,美有千万种,从共性看女人,必是美人有所醜嫫母有所美,各花入各眼皆可称为美。因此,男性作者评论女性之美须持开放尺度。

  wusiupikwa@yahoo.com.hk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