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雁南飞\艺考回忆录\杨劲松

2020-01-22 04:24:3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应邀参加南京艺术学院的艺考面试评审,也就是半个月前的事,却勾起了我三十多年前的回忆。

  那是龙年,我在县城高中埋头迎接高考。高中三年,我是学校最积极的文艺活动分子,文学社、影评社,还组织过一次我们学校百名歌星演唱会,凑了一百名同学模仿北京百名歌星演唱《让世界充满爱》,没有伴奏带,就把原声作为伴奏带,安排一同学控制录音机音高,音乐过门放大,原唱一出来就压低,公演时,基本分不清我们自己的声音与盒带裏真歌星的原声,舞台上混乱不堪。演唱结束后台下却掌声如雷,我至今认为那是全校师生解脱后的宽容与真情。那时,高考就是独木桥,老师与家长齐心希望我们能上到好大学,我算是听话的,记得有回同学相约骑车去如皋看董小宛故居,被母亲给制止了,我后来倒是吃到了同学带回来的董糖,据说是小宛当年做给冒辟疆吃的酥糖,但我至今没去过小宛姑娘与情郎的故园如皋城。

  高三那年有预考,好像是五月,我的成绩是班上前十名,看到成绩时我几近虚脱,至今噩梦都是关於预考,因为预考成绩决定了我是否能被南京大学免试入学。带着一堆作文比赛一等奖的证书,高中班主任李老师带着我从南通赶到了南京,那时公路很窄,路上起码六七个小时,要在江都停车吃饭。车过六合后再开一个多小时,看到泰山新村时,我以为我们到了山东,李老师安慰我说前面就是南京长江大桥了。到了南京大学中文系的办公楼,我已晕头。前几年我才弄明白当年中文系的那幢民国别墅住过的是赛珍珠而不是赛金花。是董健主任面试我,他一口山东话,我听得费力,我的回答让董先生的目光格外慈祥。上周在南艺,当我变成考官时,我明白了董先生当年目光中的含义。

(待续)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