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墟 里/改文有感/叶 歌

2020-02-14 04:23:5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美国高科技公司的大佬说,所谓创新,从零到一远比从一到二困难得多。这在科学技术领域可能是真的,但对研究工作以写论文为主的文科人士未必适用。在我的经验中,改文比写文痛苦得多。

  去年七月去曼谷开会,写就发言一篇。之后想改出一篇像样的学术论文,以为底子打好了,总比“白手起家”容易,不料花的时间、精力远超预期。文章半年未看,再从头翻阅,论点、论据还有印象,但段落、句子之间的逻辑业已模糊,回头看漏洞百出。一动笔,改好了前面后面也要改,有时改到后面,发现前面还没交代清楚,又得回头再改。原文二千多字,改好后五千多字,虽只加了两千多字。但反反覆覆,前后花了一周时间,平均每天写四百字。我改文大约只有写新文速度的一半。

  当然,速度不是一切,质量更加重要。论文要严密、顺畅,牵一髮而动全身,不可马虎。改文章更要一个个字抠,一段段文过。这次改文的经历让我更深理解了“曲不离口,拳不离手”的道理。古人说:三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这话听着可能有点矫情。但三日不写文笔头发涩,脑筋生锈我深有体会。再有,西人说“值得做的事情就值得做好”也是至理名言。当初起草会议发言稿时如果多上点心,写好一篇六七千字的论文,之后再修改可能会方便些。比起扩写,删改能更轻鬆一点,当然患有选择障碍或极度敝帚自珍者除外。

  最后,还不得不庆幸如今学术休假,每日能集中精力专攻一项事务,而不是千头万绪,掣肘频频。说到底,能找到时间安心写作就是福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