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閒性閒情\繡身翻得上屏风\李英豪

2020-02-21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孔雀开屏,是一种华丽炫目的迷惑。第一次看见野生孔雀开屏,时维一九八八年在云南南部一个山区下的河岸,二月中旬正届繁殖期,绿孔雀雄鸟的羽毛特别绚丽,通体辉翠蓝绿色,下背闪出紫铜光;顶上竖起一簇直立的冠羽;臀部上的覆羽(很多人误以为是“尾巴”),由短至长依次向后延伸,其末端均有美艳绝伦的蛋形彩图,最外层呈紫色椭圆圈,次外层一圈为黄色,中间是翠绿扇形,圈内金光耀眼。求偶时,覆羽展开成扇状,缨翎抖动,挺颈翘首;一忽儿迈开轻捷步伐,如翩翩起舞,同时覆羽互相摩擦,发出“沙沙”连声;一忽儿又张开双翅,缓缓飞旋;最后,把长长覆羽陡然竖起,形成半圆形的翠屏,使人赏心悦目。野生绿孔雀现存十分稀少,分布区仅限於云南南部,倍受国家保护。

  遇上孔雀而最看不顺眼的一次,是很多年前在印度北部一间大酒店内,住客被安排到有数隻孔雀四处走动的宽阔花园用早餐。孔雀不断地讨吃,挥之不去;有小孩子贪玩,拉扯其长羽。这使我想起南宋诗人刘克莊的一则故事。其邻家养饲孔雀,但常为顽童扯毛拔翎,不堪折磨。刘克莊有感而发,赋诗喟叹:“初来毛羽锦青葱,今与家鸡饮啄同。童子有时偷剪翅,主人长日少开笼,峤南岁月幽囚裏,陇右山川梦寐中。因笑世间真贋错,繡身翻得上屏风。”汉代时,孔雀和雁代表威仪;至宋代时兴饲养,孔雀却沦落到如此悲凉。试问这样豢养的雄孔雀,还有兴致与能力开屏吗?

  野生的雄孔雀怎麼会被人捉住呢?《权子.顾惜》有一则寓言,指雄鸟“山栖时,先择处贮尾(长覆羽),然后置身。天雨尾湿,罗者(捕鸟的人)且至,犹珍顾不复骞举,卒为所擒”。古寓言既有趣,亦讽刺,蕴涵深意。珍惜羽毛本属好事,但是不察时势而过犹不及,就落得这般下场,可能因爱美致小命不保。

  历来艺人也喜欢以雄孔雀作题材。像附图为一九三四年马绍先内绘《松石孔雀图》鼻烟壶。虽然技巧熟练,精细入微,但过分夸张覆羽的金色,更配上金黄色的富贵花,不免俗气,亦流於工艺化。最难忘的还是宋代缂丝孔雀,皆雌雄成双;开屏时每一羽翎连细丝也清晰可见,如真似幻,神态活现,比较宋玉雕件(如故宫藏的孔雀衔花佩)和金代孔雀玉簪华美和富艺术感。

逢周五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