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 园\兽性与人性\蓬 山

2020-03-26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兽性与人性,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传统文化语境中,“兽性”基本上是一个贬义词,比如“兽性大发”、“人面兽心”。中原士大夫瞧不起边疆蛮夷胡虏,就往往将那些民族名字上加一个“犭”字旁。

  百年前新文化运动时期,陈独秀、蔡元培等一批先驱,出於对民族羸弱的忧心,乃消化吸收东西洋文化,掀起一阵倡导“兽性主义”的思潮,目的是唤起国人自强,改造国民性。他们认为,欧美之所以强大,日本之所以称霸亚洲,与兽性主义教育有很大关係。就像明治维新的启蒙先驱福泽谕吉所说:“教育儿童,十岁以前,当以兽性主义;十岁以后,方以人性主义。”

  兽性主义与现在的狼性教育有某些相通之处。但涵义不止於此。陈独秀论述“兽性”的要素包括:意志顽狠,善鬥不屈;体魄强健,力抗自然;信赖本能,不依他为活;顺性率真,不饰伪自文。

  日常看新闻,脑子裏常常跳出兽性与人性的概念。性善与性恶是一个纠缠不清的课题。人性的光辉自然不容抹杀,但现实世界的负面看多了,真是觉得心累。人性B面的醜陋罪恶,真千百倍於兽性。兽性固然也有竞争,有伪装,但何曾有人性中那许多的处心积虑、尔虞我诈。

  写兽性的文字,其实绝大多数是用来隐喻人性。莫言《红高粱》的《狗道》一章,写红狗、绿狗、黑狗的勾心鬥角,於魔幻荒诞中,参差映射出当时历史舞台上各色人等相互残杀的恐怖色彩。狗本身的兽性哪有那麼兇残呢?

  宠物的主人们,视猫狗如己出,看重的其实不正是宠物的“顺性率真,不饰伪自文”吗。在被办公室政治、职场倾轧、社交攻防、利益算计多重碾压后的心疲身惫,与宠物相处,却可无顾虑的放鬆。多点“兽性”,世界会更可爱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