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笔记新说\鼻端的墨迹\陆布衣

2020-03-26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清代王卓的《今世说》卷三有《文学》,许多书痴的形象生动有趣。

  林西仲,年轻时嗜学,每每研究思考到深处,一整天不吃饭。夏天时,家僕将洗澡水準备好,他竟然和衣入盆,衣服全部湿透才发觉。乡里人都叫他书痴。

  陈椒峰,读书到半夜,两眼都瞇成一条线了,还不肯休息,每遇这种情况,他就用艾草灼臂。久而久之,他臂上结成了厚厚的痂。他每次看到这个大痂,更加不敢懈怠。

  吴汉槎,极喜欢读书,一目数行,然而,他是个近视眼,每次读书,鼻子上都会沾有墨迹。一起学习的同学,常常根据他鼻尖沾墨的多少,判断他读了多少书。

  安静子,读书如浪子入烟花场中,不知流荡何所。

  黄宗羲,六十多岁了还嗜学不止。每当冬夜寒冷时,他则披裹着被子,双脚搁在火炉上,手上捧着一卷书,正襟危坐。夏天炎热时,他将小灯放在帐外,隔着布帐读,虽然光线不太好,但也常常读到凌晨。

  钱谦益,一目十行,老而好学,每手一卷,终日不倦。夏天夜读,蚊子叮咬,他就将两脚放进两隻甕中。

  古人读书入迷,例子俯拾皆是。鼻端的墨迹,吴书生,最可爱了。每次必须眼凑近才能看得清,而书的质量显然有些问题,凑得近,鼻子呵出的热气,会软化墨迹,一不小心,就会沾上,但对吴书生来说,这墨香,才好闻呢。年代不同的书,出版地不同的书,它们显露出的墨的气味,有很大的差别,他读书多了,鼻子一闻,就知道书的印刷地。

  阅读是改变无知和贫穷的终极武器,没有之一。人不可能全知,孔圣人也是从读书开始。我刚刚为壹庐读书会写了这样一句主题词,就是李白的“三万六千日,夜夜当秉烛”。好书太多,人生太短,将一辈子读成两辈子,书痴,实在是好的读书榜样。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