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南墙集\忽见樱红\阿 浓

2020-03-26 04:24:0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晨曦下,忽见窗外樱花紫红一片,还未开放,只属吐蕊。到真盛开时会转为粉红。

  花开有时,昨天还不见有颜色,经过一夜,像四川变脸般,一下子给了我这抹春色。它的快速,像有一个开花的灯掣,一按就发出这片彩光。

  王昌龄《闺怨》:“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这“忽见”看来也是初春的突然。春天对少妇来说,祈求的是爱人的相伴。突然转红的樱花,对一个老人来说,是时光的无情。刘希夷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棵樱花我手植二十五年了,花开花谢二十五次,由小树变大树后,万朵齐开的灿烂年年相似。即使今年疫症流行,各种花儿仍是按时开放,不须像酒楼茶馆要暂停营业或互相隔离。

  倒是这几年有一些朋友疏於联络,因疫情增了挂念,就拿出地址簿来致电问候,发现簿上的前辈只剩硕果仅存的几位,而同辈中有几位因脑退化或柏金逊入住老人护理中心,有几位要坐轮椅或用助行器。有几位重听得厉害,电话中答非所问。

  再望向有几朵已开的樱花,愿花长好,月常圆,人长在。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