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以梦为马/大历史观/管 乐

2020-05-29 04:24:3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黑格尔曾说,现实中无法解决的困惑,就到哲学裏去寻找答案。若将“哲学”换作“历史”,我以为,依然成立。最近重温历史旧籍,比如手头的这本黄仁宇所著《中国大历史观》,相比多年前学生时代的阅读,又有一番新体会。

  黄仁宇素来被视作历史学者中的异类。不同於中国传统史观倾向於道德层面的褒贬,黄仁宇的历史观侧重从技术角度解释历史。他曾反覆强调,自己是“从技术的角度看历史,不是从道德的角度检讨历史”。《中国大历史》正是以这种历史观分析整个中国的历史进程。在中文版自序中,黄仁宇对书名又作了进一步解释:“中国过去一百五十年内经过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革命,从一个闭关自守中世纪的国家蜕变而为一个现代国家,影响到十亿人口的思想信仰、婚姻教育与衣食住行,其情形不容许我们用寻常尺度衡量。”

  因此,在这本书裏,我们看到作者不仅用归纳法将浩瀚如烟的中国历史高度浓缩,还将之与西欧史美国史纵向比较,由此勾画出从夏代至今整个中国历史数千年的全貌。比如,对於中国近代史的开端,黄仁宇认为:“经历了鸦片战争、英法联军等一连串的挫败,使(清廷)朝野部分有识之士体认到改革的重要。外来危机越深,改革呼声也就越高,中国近代历史发展,便是在这种危机与改革不断深化的情形下,前赴后继,犬牙交错。”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写於一九八四年、定稿於一九八七年的著作还特别闢出一章“台湾、香港与澳门”,以宏观的角度梳理三地的历史脉络。儘管内容简短,但作者依旧提出了甚具洞见力的论点:“台湾、香港、澳门与大陆的分合,是中国大历史未来发展的最大课题。”在看到特区基本法草案后,他更预言:“这不是容易的工作,它的成功应当为澳门造成前例。来日这动力所致,不难渡过台湾海峡,使突破历史的中国一统成为事实。”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