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负暄集\桃园誉恺\赵 阳

2020-06-29 04:24:1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九五后的誉恺,住桃园。清晨六点半,他会準时出门,骑上电单车,从八德区的家裏,穿过大半个城市,去中枥区的工厂返工。清早路上人少,车不多,七点前,他总能到达工位。然后,像老朋友一样,“招呼”工厂裏的十多台庞然大物──生产冰淇淋的设备,这摸摸,那看看,各种参数对上一遍。确认无误,誉恺就下达开工令了。

  轰─轰─轰,机器开始运转,工厂一下子充满了生气,热闹起来。生产线上的每一名工人也便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忙碌着。誉恺会观察每一名工人的工作状态:“阿德一定昨晚熬夜了,速度明显跟不上嘛。”“阿珍脸色好差哦,我中午问了她是不是身体出了毛病,结果阿珍特别害羞,还要我不要管。我於是知趣地冲了一杯红糖水递给她。”“阿桦越做越好了,要找机会和老闆报告一下”……

  这些都是我在和誉恺日复一日的聊天中,根据他和我讲的点点滴滴,拼凑起来的。起初,他和我讲起这些工作中的场景,我没什麼特别的感觉,久了,我发现誉恺是一个对生活和工作都极有心的人,比如,在返工的路上,他会留意到“树间雀跃的画眉”,放工的途中,本已加班多时十分疲惫的他,会宁愿绕一段路,为休假的同事把信件送到家,并念着“万一是等了很久的呢?”

  我和他,是在脸书上相识的,从陌生到熟悉,半年的时间,在信息的来来往往中,我们感知着彼此的生活状态、工作情趣、起起伏伏的心情。脸书上的朋友上千,唯独誉恺让我格外惦念。大概是因为我们彼此都非常真实和真诚吧。一日,他知我心情不好,非要我自拍一张相片发给他。我狐疑着照做。他回覆:“这是我见过的最阳光自信的脸。”我一下子笑出声来,感动满满。

逢周一、三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